雪飘书屋_绾青丝全文阅读|诗词歌赋
欢迎投稿

名门弃少

您现在的位置: 雪飘书屋 > 经典小说 > 名门弃少 > 文章内容

第205章 密室之情

时间:2015-07-23   作者:夜上   阅读:
 银依浑身已经被香汗湿透,药性的热气将莹润的香汗一蒸如同清幽如梅的花香……
 
    那雪莹莹的藕臂轻轻环抱住沐天佑的颈项,蒙蒙细汗让酥腻的肌肤更加晶莹剔透,背后感觉着那份绵软……刹那间,什么面具男什么小瑶什么秦皇陵都几乎要抛之脑后,只想好好安慰这千娇百媚的人儿……
 
    沐天佑反手抱住银依,将那具娇美的身体紧紧抱在怀中恣意抚弄,正在情迷意乱的时候,沐天佑猛地用牙齿狠狠咬了一下舌尖,巨大的疼痛让他的脑中恢复了清明。
 
    人是有浴望的,很多时候一般的人都无法控制住自己肆意的浴望,会犯下各种各样的错误,尤其在关键的时刻在浴望中迷失自己,分不清轻重缓急,犯下不可弥补的大错。
 
    让浴望主导自己,还是让自己主导浴望,是一个人能不能获得成功的关键。
 
    沐天佑用南宫家的制穴手法,点了银依的晕厥穴,轻轻吻了她绯红的脸,将她轻轻放平在地上。
 
    他查探了银依体内的元气,确认了她沾上的药粉确实只是催情药粉,并没有什么其他毒性,虽然最好的解决方法就是阴阳调和,但是很明显现在并不是合适的时机,沐天佑必须要让她暂时昏迷一会,时机合适了再去解救,否则可能会毁了所有的事情。
 
    他调整呼吸,镇定心神去看镜中景象,刚才的时间里,他已经考虑好了下一步该做的事情,在目前的情况下,他必须要把姬昊天当做自己的盟友,想办法帮助对方,虽然他也并不喜欢这个骄傲的男人,但是至少他要比墨家的墨封和墨子牙靠谱一些。
 
    听了小瑶的回答,姬昊天点了点头说:“我猜得果然不错,既然是鬼谷道的人,那么诛杀也就没有什么关系了……”
 
    小瑶杏眼微闪,娇笑着说:“好大的口气,你现在和普通人一样,还怎么诛杀我?”
 
    “要杀我的人,你不肯说我也能猜到一些,但是没有证据终归是不好,等一会如果有得罪的地方,姑娘莫要怪罪。”姬昊天依旧淡淡的说,有时候沐天佑也挺佩服这个人的,不管是真的假的,这份淡定的心性一般人就做不到。
 
    小瑶脸上没有了笑容,她皱了皱眉头,似乎在考虑姬昊天是虚张声势,还是真的有所凭借,但是所有的场面应该都在她的控制之内,南宫家的胖子和小个子,也给自己引到陷阱中去,想脱身恐怕也要费尽手脚。
 
    姬昊天看了一步步走进的面具男,对剑奴说:“杀!”
 
    “是,少主。”剑奴沉声答到,缓缓的从地上站了起来。
 
    面具男停住了脚步,他感觉到了那磅礴的元气,这个剑奴竟然没有被禁锢住!
 
    小瑶也吃了一惊说:“怎么回事?这禁元丹的药性我是实验过的,丹定境的绝对破不开!”
 
    “小丫头,谁又告诉你,我是丹定境的?”剑奴冷冷的说。
 
    “不是丹定境,你怎么可能突破帝陵外围的禁制?”小瑶的表情更加疑惑了。
 
    剑奴难得脸上微微露出笑容说:“我就不能自降境界吗?”
 
    所有人都被这句话震撼到了,也就是说剑奴居然曾经是返虚境界的高手!为了进入秦皇帝陵自降成了丹定境界!
 
    小瑶隐隐感觉到了不妥。
 
    “少主天纵奇才,怎么会感觉不到异常!”剑奴冷哼一声说,“老奴在太清派从不轻易见人,老奴的境界没有几个人知晓,既然有人想害少主,那么我就自降境界走上一遭,看看究竟是哪些人在兴风作浪!”
 
    小瑶轻轻拍了拍小手说:“姬公子果然不是凡人,小瑶我心服口服,不过这位大叔应该知道自降境界对身体的损害,只怕这辈子都没有机会重新进入返虚境界了……”
 
    “老奴的性命都是少主的,区区境界算得了什么!虽然老奴也中了禁元丹的毒,但是境界虽然降低了,但是实力也在丹定之上,这毒性禁锢不了我多久,你若是进来就动手,老奴恐怕也只能饮恨当场,偏偏要说那么多废话,只能怪你们自己了!”剑奴说。
 
    “前辈教训的是,小瑶记下了,下一次一定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小瑶恢复了笑容说。
 
    “返虚境……很了不起吗?”面具男司马沙罗冷哼了一声说,“你的废话也一样太多了!”
 
    他猛地一挥手,虚空中出现青绿色的幽暗鬼火瞬间化成一只巨喙如勾,赤羽如炽的巨大绿色火鸟,铺天盖地的向剑奴扑去。
 
    白色的刀光闪起,火鸟的身躯扭曲起来,陡然被一条白色的光芒切成两片,消散在空中!
 
    面具男并没有停下,他快速的挥动着双臂,一只又一只的炽焰巨鸟前赴后继的扑了过去,仿佛无穷无尽一般。
 
    出鞘!兽吼!光寂!
 
    原本昏暗的大殿中异光大作,剑奴毫无顾忌的一次次出剑,收鞘,右臂呈现赤红的颜色,竟然整个胀大了一倍。
 
    面具男虽然奈何不了对方,但是却一步步的逼近了过去,直到近前,猛然扑身而上,抓住剑奴的手臂,将那准备再次出鞘的巨剑硬生生的给压回了鞘中。
 
    “找死!”剑奴双目怒睁!
 
    “未必!”面具男冷声说,他的十指如勾,深深的嵌入剑奴的双臂中,掌心出现一个黑色的小漩涡,绵绵的元气被他吸入进来。
 
    “寂灭吸心魔功?!”剑奴的脸色也变了变!
 
    “哼哼,你还算识货!”面具男冷声说。
 
    寂灭吸心魔功是一项失传已久的魔功,它不但可以吸干对手身上的元气,甚至连血脉魂魄都能吸个干净,是一项极为可怕的魔功,没有想到这个面具男不知道在哪儿学会了。
 
    剑奴镇定了心神,这个魔功虽霸道,但是他毕竟曾经是返虚境界的高手,虽然自降了境界,但是曾经的修为在那里,体内的元气比丹定境界的修真者又何止高出一个档次,这个家伙既然想吸,那也要看看他能不能承受得住!
 
    “既然你想吸,老奴就大方一点,全部给你吧!”狂潮般的元力如海啸一般向面具男司马沙罗涌去。
 
    面具男大惊,这澎湃的元力来得太猛太急,让他有些难以承受,一个不注意会经脉俱毁而忘,这可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刚才直接用寂灭魔功显得有些欠考虑了。
 
    面具男的全身膨胀起来,仿佛充满了气一般,他额头有冷汗不住的流下,现在想抽手离去,已经太迟了,自己的手掌和对方的已经紧紧连接在一起。
 
    就在这个时候,小瑶一声娇叱,玉手一扬,十二根金针直接刺向剑奴身后十二大穴位,金针后面连着金色的丝线,十二道鎏金溢彩的金色丝线紧紧绷着,及时遏制住了剑奴的灌输元力,让面具男得到了喘息的机会。
 
    三个人就这样死死的僵持住了!
 
    “那边的墨家小哥,这里有解药,你们快些服了杀死姬昊天吧。”小瑶向墨封和墨子牙抛了个媚眼,从奶白的胸口掏出白玉瓷瓶,向墨封扔了过去。
 
    墨封接住了白色瓷瓶,打开以后轻轻嗅了一下,芳香扑鼻,但是他没有立刻吞服,毕竟对方是魔门中人,自己不得不小心谨慎。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沉静的大厅发出刺耳的“咔、咔、咔”声,异常尖锐的声音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
 
    只见一堵墙慢慢的打开了一道缝隙,一个蒙着脸的年轻人出现在众人面前。
 
    沐天佑从密室里一步一步的走了出来,站在了众人的面前。
 
    “呦,美女你好。”沐天佑伸手向小瑶打了声招呼,虽然看不见这个丫头的容貌,但是回想起当年那滑腻娇躯的美妙之处,仍让人难忘。
 
    “你……是谁?”原本算无遗策的小瑶,见从墙壁里突然走出来一个蒙面的少年,像熟人一般随意的和自己打着招呼,一时间有些迷惘起来。
 
    沐天佑现在已经年轻了十岁,但是眉眼的样貌依然还可辨认,他也不敢保证小瑶能不能认出来和自己有过一夜缘的男子,保险起见蒙了脸。
 
    他必须要走出来,虽然这行为充满了危险,但是如果等到大局已定,姬昊天和剑奴被杀以后,那么整个场面就由面具男和小瑶控制了。
 
    这两个人行事狠辣,而且实力又恐怖,小瑶虽然给了墨封和墨子牙解药,但是等他们杀了姬昊天和剑奴以后,他们再杀墨家的人简直轻而易举!
 
    墨家的那两个男的沐天佑可以不管,墨子雨是一定要救的,所以沐天佑这个时候迫于无奈才现身而出。
 
    除了小瑶,其他人毕竟和沐天佑是一批进入秦皇帝陵的,看到沐天佑蒙了面,只是愣了一下,就认出他的身份。
 
    “木天哥哥。”坐在角落里的墨子雨看见沐天佑欣喜的叫了出来。
 
    “木天?”小瑶微微皱了琼鼻说,“我们认识么?”
 
    “哈哈,”沐天佑打了个哈哈说,“不认识啊,只不过看见美女天香国色,心中仰慕罢了。”
 
    “哦?”小瑶噗嗤一笑,细腰微微摆动,玲珑的身躯妩媚非常,“既然如此,你帮我杀了坐在那里的家伙吧。”
 
    小瑶玉葱般的手指伸出,指了指盘膝坐在那里的姬昊天说。
 
    “哦?那么我有什么好处呢?”沐天佑的目光在小瑶的娇躯上下扫视着,眼睛里故意流露出邪邪的光辉,伪装成好色猪哥的样子。
------分隔线----------------------------

推荐您阅读其它的经典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