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飘书屋_绾青丝全文阅读|诗词歌赋
欢迎投稿

名门弃少

您现在的位置: 雪飘书屋 > 经典小说 > 名门弃少 > 文章内容

第204章 意料之外的变化

时间:2015-07-23   作者:夜上   阅读:
面具男司马沙罗的到来让沐天佑有些紧张起来,这个人身上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邪气,让人很不舒服。他优哉游哉的走到场中央,如同在庭院中散步。
 
    “司马先生也要来趟这趟浑水?”姬昊天说。
 
    “呵呵,我来这里可不是看戏的,我也是带着任务来的……”面具男司马沙罗说。
 
    “哦?什么任务?”姬昊天问。
 
    面具男看着姬昊天说:“我是来……杀死你的……”
 
    沐天佑微微吃了一惊,这个姬昊天还真是自带嘲讽光环,来这里的人一个两个居然都不是来探宝的,而是来杀人,好像这个男人才是最大的宝藏一般。
 
    姬昊天微微动容,开口询问:“这就好笑了,我和司马先生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来杀我?”
 
    面具男摊了摊手说:“这种事情,我怎么会知道?我只管杀人。”
 
    姬昊天冷笑道:“真有意思,不过要杀我姬某人,也要看你们有没有本事!”
 
    密室里的沐天佑正在聚精会神的看着场中的局势,突然感觉一个温暖的柔软身体靠在了自己的身上,如兰似麝的气息传入鼻中。
 
    沐天佑转过头去,发现银依似乎有些头晕站立不稳得靠在了他的身上,他急忙伸出手臂将她揽在怀里问:“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银依摇了摇头,她的娇靥微红,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盈盈的满是秋水,鼻尖全是细密的汗珠,沐天佑有些爱怜的替她擦拭去鼻尖的微汗,银依嘤咛一声,身体似乎更软了。
 
    “你怎么了?”沐天佑察觉有些不大对劲。
 
    “好热……”银依皱了皱秀眉说,“身体里好像有火一样,那药有问题。”
 
    “什么药?”沐天佑愣了一下随即想起来说,“是那个打翻的粉红色药粉吗?”
 
    银依点了点头说:“好像是能催情的药物。”
 
    沐天佑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话来,没有想到银依居然中了春药,这还真是有些麻烦。
 
    银依觉得身子里面似乎有股热力在游走,脑袋昏昏沉沉的,越是想催动元气压制,那令人烦躁的感觉就越炽烈。
 
    她被沐天佑搂在怀里,半个身子已经软了,只是心中还保持着一丝清明,才没有做出什么羞人的事情来。
 
    沐天佑此时也不好受,银依那千娇百媚的样子看得他有些心猿意马起来,绵软温热的气息不断喷到他的皮肤上,酥酥麻麻的。
 
    他和银依已经有过双修的合体缘,即使需要交合去解毒也没有什么,但是现在外面正是情况不明的时候,沐天佑很难保证自己和银依在情浴勃发的时候,会不会弄出让外面人察觉的动静。
 
    要知道外面的家伙一个比一个不好惹,一堵石墙是根本挡不住他们的,沐天佑可不想自己在和银依鱼水之欢的时候,一群人闯了进来,到时候可比现在危险十倍。
 
    “我现在没法帮你解毒,你还能坚持住吗?”沐天佑问。
 
    银依点了点头说:“不要管我,我没事。”
 
    她挣扎着从沐天佑的怀里爬了起来,走到另一边的空地,盘膝而坐,开始努力压制体内的药性。
 
    沐天佑也没有更好的办法,这个时候贴进银依只能让她更加难受而已,他只好重新把注意力放在镜面上,努力不去想银依的情况。
 
    场中的情形让沐天佑又大吃一惊,原本箭弩拔张的三批人,竟然同时盘膝坐在了地上,似乎正在努力抵抗着什么。
 
    这是怎么回事?沐天佑刚才被银依调开了注意力,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诡异的事情。
 
    但是也没有让沐天佑疑惑太久,一阵银铃般的笑声过后,从外面又走进来一个漂亮的女孩儿,她穿着黑色的纱裙,露出粉藕般丰腴的玉臂,白皙的肌肤和黑色的裙子相映衬,显得更加白嫩得不可思议,仿佛羊脂白玉一般。
 
    黑纱短裙下露出一双同样白生生的俏腿儿,仿佛涂了奶蜜一般,曲线玲珑的身段说不出的妖冶风情,看得人心头一热。
 
    她的容貌却像纯真无邪的少女一般,带着一丝婴儿肥,妙目流转下,眼角有一颗朱砂小痣。
 
    沐天佑从镜中看到这个少女的容貌,整个人像被摔到地上的虾子一般,猛地从地上弹了起来,脑子轰得一下,在一瞬间化成一片空白!
 
    他几乎无法想象,甚至无法相信这个女孩会出现在这里!
 
    她就是那个设圈套让自己在KTV救下,用身体引诱过自己的神秘少女小瑶!
 
    沐天佑一直猜想她也是修真者,是害得自己家破人亡组织的一员,却没有想到居然在这里又一次见到了!
 
    沐天佑的心跳得扑通扑通的,仿佛随时都会从胸腔中跃出!
 
    这个意外来得太突然了,甚至沐天佑都没有来得及准备,就这么突兀的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他深吸了几口气,努力调整好自己激动的情绪,慢慢的坐下,静静的看着场中情形的变化。
 
    “哎呀,真不好意思,刚才小女子在这里找到一个瓷瓶,发现里面是失传已久的禁元丹,一时技痒用本门的迷魂香炉化开,没想到让诸位受罪啦。”她说话间盈盈的妩媚神色,似有万种风情。
 
    “姑娘是哪个家族的?怎么进来这秦皇帝陵的?”姬昊天问。
 
    “哎,这位帅哥说话好奇怪,这秦皇帝陵是你家的吗?难道我就不能来?”小瑶笑眯眯的说。
 
    “没有金雁子的开启,你怎么可能进得来?”墨封也有些纳闷。
 
    “那么你有没有去问问,这金雁子究竟是谁给太清派的呢……”小瑶轻掩了樱桃下口笑着说。
 
    “少主……我们上当了,太清派里有内奸,只怕这次帝陵之行,就是那家故意给少主下的圈套!”同样盘膝而坐的剑奴说。
 
    “果然如此,这个秦皇帝陵之行,难怪会极力推荐我来,原来是想要我的命!”姬昊天点了点头说,“墨家的人,司马沙罗,再加上这个神秘的姑娘,看起来这个局设得还真不小!”
 
    “谁让你那么出色啊,人又长得俊,修行天分又高,师傅又厉害,大家都说以后太清派的太阿神剑一定是你继承呢……当然惹得别人不开心啦!”小瑶笑吟吟的说,眉眼间都是笑意,仿佛涂了蜜膏一般。
 
    “不知道是谁要我的命?既然我已经快要死了,也让我做个明白鬼吧。”姬昊天说。
 
    “这个……”小瑶杏眼转了转说,“可不能说呢,毕竟人家可是大客户呢,严守客户秘密是我们做生意的原则哦。”
 
    “魔门妖孽,也有原则?”姬昊天淡淡的说。
 
    “呵呵,你这天之骄子,当然不能体会我们小人物生存的艰险啦,不过没有关系,很快你就会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了。”小瑶说。
 
    “你把我也下毒做什么。”坐在地上的面具男司马沙罗沉声说,他语气中明显有些生气。
 
    “抱歉,抱歉,让司马先生受委屈了,人家也是小心谨慎嘛,要是露了破绽怎么办。”小瑶轻轻摆动着杨柳般的腰肢,咯咯娇笑着,来到司马沙罗身边,递上了一个洁白的小瓷瓶,倒出一颗芳香扑鼻的解药。
 
    沐天佑心中一动,从空间戒指里也取出一个白色瓷瓶来,这是阿房女给自己的,里面有不少颗解药,当时自己吃了一颗就解除了身体的禁锢,看小瑶手里的,应该是同样的东西。
 
    面具男也不多话,接过解药直接从面具里面送进了口中,不一会就站了起来。
 
    现在场中的形式对姬昊天来说是极为不利的,他和剑奴都被禁元丹的药力封住了元力,这种丹药效力极为霸道,丹定境界的人几乎没有反抗的能力,沐天佑就亲自感受过,即使再生死一线的时候,也毫无办法催动一丝元力。
 
    不过姬昊天的死活和他倒没有半毛线关系,沐天佑不可能去关心他是死是活,他担心的是在角落里的墨子雨,这个小丫头受伤不轻,现在又中了毒,一直默默的坐在角落里不动声色。
 
    沐天佑所担心的是如果小瑶和面具男胜利了,那么他们会不会杀人灭口!
 
    如果他们准备这么做,那么该如何去救墨子雨呢?沐天佑皱起了眉头,苦苦思考着,毕竟那种情况也是可能出现的,要他这样看着墨子雨死去,这种事情沐天佑还是做不到的,但是白白牺牲也是极其愚蠢的。
 
    面具男恢复了实力以后,冷漠的向姬昊天走去,他走的速度不快,一步一步比正常的步伐还要慢上许多,他似乎一点都不着急。
 
    “如果我猜得不错……”姬昊天淡淡的说,“能让司马先生一起合作的,应该只有你们鬼谷道法的另一个分支香芜门了。”
 
    小瑶咯咯的娇笑说:“帅哥真是好兴致,都要死了,不留几句遗言,还在废心思猜人家的身份,真是执着啊……不过,为了奖励你,人家就告诉你好,你猜得不错,我确实是香芜门的!”
 
    香芜门……沐天佑默默记下了这个名字,等出去以后,要好好收集一下这个修真门派的信息,这也算是意外的收获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具绵软的身体从后面抱住了沐天佑,银依胸口剧烈起伏,双颊仿佛涂了一层胭脂,异样的红颜,略微有些失神的双眸一片水雾迷蒙,雪白的肌肤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经营可爱。
 
    “我的身体好奇怪……我好像有些克制不住了……”银依娇喘吁吁的说。
------分隔线----------------------------

推荐您阅读其它的经典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