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飘书屋_绾青丝全文阅读|诗词歌赋
欢迎投稿

名门弃少

您现在的位置: 雪飘书屋 > 经典小说 > 名门弃少 > 文章内容

第202章 鬼面武士

时间:2015-07-19   作者:夜上   阅读:
 看到银依,沐天佑总算松了一口气,他的额头已经布满了冷汗,刚才的情况还真是凶险异常。
 
    不过沐天佑不太清楚为什么传说中的阿房女会和银依在一起,毕竟他们是被这个古代美人陷害了才会被抓。
 
    银依看出了沐天佑的疑虑说:“阿房姐姐并没有害我们,是她救了我,这些迷幻药都是这些阴魔弄的,她并不清楚,因为她没有嗅觉。”
 
    阿房微微一笑,水色的柔唇轻启:“真是对不住,我什么味道都闻不到,所以不知道他们会施放迷药,我是真心想带你们去见秦皇的。”
 
    银依用小刀切开索套将沐天佑放了下来,沐天佑活动了一下勒得通红的手腕说:“真是好险,我差点给这木乃伊生剥了,他们究竟是什么人?”
 
    “这些是秦皇的炼丹方士,在帝陵建好之后,继续留在里面为秦皇炼制丹药。”阿房女说。
 
    “他们活了几千年?”沐天佑吃了一惊。
 
    “他们已经不是活人了,他们长期服用一种丹药经过密法的修行,把自己变成活死人的状态,虽然还能够自由行动,但是已经几乎没有了生气,所以他们称自己为阴魔。”阿房女说。
 
    “原来是这样,”沐天佑点了点头,尝试了一下运气,发现依然没有办法让体内的经脉恢复通畅,“我被他们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把修为禁锢住了,现在一点元气都用不了。”
 
    阿房女微微一笑说:“他们给你服用了禁元丹,服下之后12个时辰动不了元气,这丹药返虚以下境界的修真者无法破解。”
 
    “那怎么办?”沐天佑召集的说,“有破解的方法吗?”
 
    “没事的,我认得解药,我来找给你。”阿房女转过身,在坛坛罐罐里翻了起来。
 
    沐天佑站了起来走到银依的身边握住了她白嫩的双手说:“你没事吧,我都急死了,生怕你有什么意外。”
 
    银依面色一红,抽回了自己的手,无意间手掌碰倒了一个小瓷瓶,一点粉红色的药粉粘在了她的手上。
 
    这里的空间实在太狭小了,到处都是瓶瓶罐罐,如果不注意随时都会碰翻东西。
 
    阿房女听到声音转过身来说:“不要乱碰哦,这里的东西好多都是有毒的,不一定每种都有解药。”
 
    沐天佑心中惊了一下,急忙又抓起银依的手,刚才沾到药粉的地方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异常。
 
    “没事吧?你运气查一遍。”沐天佑说。
 
    银依这次没有挣脱了,她怕又不小心撞到什么,她催动元气在经脉中走了一遍,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异常。
 
    “我没事。”银依嫣然一笑,她知道沐天佑是真心关心自己。
 
    “找到了哎!”阿房女拿着一个白色的瓷瓶满面笑容的走了过来。
 
    沐天佑接过瓷瓶,倒出一颗芳香扑鼻的白色丹药,他没有犹豫直接吞服了下去,这个时候怀疑这个怀疑那个没有丝毫意义,如果阿房女想要害自己,只要不来救人就可以了,不需要弄那么麻烦,况且沐天佑也没有时间了,不恢复实力根本无法取得太极青蚕。
 
    丹药入口即化,从喉咙流入之后不久,沐天佑感觉周身清爽,意念微动,精神网即可散开,他终于解除了禁锢。
 
    精神网感知下,附近有剧烈的元气波动,应该是有修真者在大战,就是不知道是谁在战斗。
 
    “外面好像打起来了。”沐天佑说。
 
    阿房女点了点头说:“外面来了好几个厉害的修真者,正和阴魔宗师在大战呢,他们是你们的朋友吗?”
 
    沐天佑摇了摇头说:“不全是,还有一些是敌人。”
 
    “那可有些麻烦,阴魔宗师虽然厉害,但是这些人好像本事也不小,我先给你们找个安全的地方躲一下,我去看看到底情况怎么样了,再带你们走。”阿房女说。
 
    沐天佑考虑了一下,点了点头,从元气波动来看,不是南宫家族的炼体术,如果碰到姬昊天或者面具男司马沙罗,那么事情变化就很难说了。
 
    尤其是那个面具男司马沙罗,沐天佑可以明显的感觉到他的恶意,这个家伙绝非善类。
 
    沐天佑和银依在阿房女的带领下,进入了一间密室,这里隐藏在厚重的石壁里面,从外面看不出丝毫的痕迹,房间里面空荡荡的没有任何东西。
 
    阿房女合上密室的大门,机关的摩擦声中,墙壁严丝合缝的关上了。
 
    沐天佑拿出两块中品灵石,递给银依一块和她面对面的盘膝坐在地上,开始打坐调息静静等待阿房女的归来。
 
    半柱香的时间过后,墙壁外面传来巨大的爆裂声,磅礴的元气波动让整个大殿都摇摇欲坠。
 
    正在调息的沐天佑和银依吃惊的睁开眼睛对视了一眼,外面一定出现了意外的变化,但是沐天佑谨慎的没有张开精神网去查看,如果让那几个不对付得家伙发现自己隐藏在这间密室里,一面石头墙可挡不住他们!
 
    银依知道沐天佑的心思,她从空间戒指里拿出日冕镜来,玉葱般的手指在上面轻轻一点,明亮的镜面上清晰的出现了墙外面的情景。
 
    墙外的情形异常的诡异,右面是墨家的墨封,他的长发依旧束成马尾,表情严肃,站在他身边的是他的傀儡武士,傀儡武士全身披甲,带着凶狠的青铜面具,长长的獠牙凶狠无比,手中握着一把长刀,刀上有血。
 
    墨家的墨子雨身上已经受了伤,鲜红的血液将她的衣裙染花了一片,她背靠在墙上坐在地面,微微凸起的胸部不住的喘息。
 
    她身边的小黑狗已经化身成一只一人高的凶狠黑色饿狼,微微低伏着前身,一双巨大的爪子紧紧抓着地面,长长的嘴中发出低沉的吼声,白色的獠牙闪着白光。
 
    墨子雨受伤了?沐天佑有些意外,不过看上去这个小女孩的伤还不至于致命。
 
    再看左边的两人,沐天佑吃了一惊,左边不是别人,竟然是太清派的天骄姬昊天和那个佝着身子的卑微剑奴。
 
    更令沐天佑惊讶的是,不可一世的天骄姬昊天竟然也同样受了伤,鲜血在他洁白的衣服上点点绽放,仿佛一朵朵血色的梅花。
 
    这究竟是遇到了什么样强大的对手,才能把这个天之骄子给伤到了?而他旁边的剑奴却一点点伤痕都没有?
 
    “墨家的人,你们究竟是什么意思?为何伤我少主?”剑奴依旧佝着身子,面无表情的发问,他的一只手却牢牢的抓住身后那柄巨剑的剑柄。
 
    剑奴身后的古朴的巨剑有一人多高,如果不是斜背着,行走起来不免拖在地上。光剑鞘的分量估计就有上百斤,破旧的剑鞘表面雕刻着古朴而张扬的野兽刻纹,剑鞘口铸成狰狞的张牙猛兽状,仿佛是一头邪兽吞下了一柄巨剑。
 
    巨大的剑柄上也同样雕刻着繁复的兽纹,让人有一种无名的畏惧感觉。
 
    那巨剑似乎极重,一直压在剑奴的身上,将他压得直不起腰来,一直是弯腰驼背的样子,说话的时候只能仰起头,才可以与别人平视。
 
    “没什么意思,就是看着不顺眼,砍了一刀而已。”莫封似乎满不在乎的说,他身边的傀儡武士横刀而立,沉默不语。
 
    “墨家的人,似乎有些欺人太甚了吧?我家少主好心帮了你们墨家的女人,你们却恩将仇报?”剑奴依旧不紧不慢的说。
 
    沐天佑看了看姬昊天,没有想到墨子雨不是他打伤的,居然还是他救下的!这让沐天佑有些迷糊了,听他们的意思,事情应该是墨子雨遭遇了危险,姬昊天出手相助,反而被墨封偷袭!
 
    这样看来,墨家的墨封做事的确有些不地道,不管那个姬昊天是不是眼睛长在天上,但是在沐天佑看来,人不犯我,没有必要去伤别人。
 
    墨封冷哼一声说:“别邀功了,我墨家的人用得着你们太清派的家伙来救吗?可笑!她有没有自救能力,我心里自然清楚。”
 
    “就算我们多管闲事,我只问一句!为何要伤我少主?”剑奴微微眯了眼,向前踏出半步。
 
    只半步,整个大殿之中猛地升起一股冷流,那原本佝偻的身躯陡然变得高大起来,透出难言的阴森于肃杀,对方一句回答不满意,他似乎就要动手。
 
    这个时候,剑奴身后的姬昊天却淡淡的开口了:“伤我的倒也不是墨封兄……”
 
    剑奴愣了一下,回过头问:“少主是什么意思?”
 
    姬昊天微微一笑,看了看站在墨封身边的鬼面武士说:“子牙兄,许久不见,何必装神弄鬼,你假扮成封兄的傀儡木偶人,就是为了来找我的吗?”
 
    沐天佑望向鬼面武士,没想到这里又起了波澜,子牙……墨子雨曾经说了她有个子牙哥哥,好像是被这个太清派的天骄姬昊天打败的,回来以后就一蹶不振了。
 
    看起来,他们这是宿怨啊,那就难怪墨家的人要偷袭姬昊天了。
 
    鬼面武士听到姬昊天点破了自己的身份,也不隐瞒,慢慢的伸出手摘去了脸上的鬼面具,一张刚毅的脸出现在众人面前,只不过这张脸上有一道异常醒目的疤痕,像一只丑陋的蜈蚣趴在脸上,让他那原本英俊的脸变得有些狰狞。
 
    “子牙哥哥,真的是你?”墨子雨失声喊道。
------分隔线----------------------------

推荐您阅读其它的经典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