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飘书屋_绾青丝全文阅读|诗词歌赋
欢迎投稿

名门弃少

您现在的位置: 雪飘书屋 > 经典小说 > 名门弃少 > 文章内容

第197章 千足龙

时间:2015-07-10   作者:夜上   阅读:
 鲜红的心脏让沐天佑愣了一下,难道这青铜身躯里竟然真的是一个活人?
 
    似乎是感受到外界的危险,鲜红的心脏猛地收缩了一下,表层爆开,一个拳头大小的小人出现在心脏里面。
 
    这是?!元婴?
 
    只有返虚境才能结成的元婴,竟然出现在这青铜将军的体内!难怪这个青铜躯体竟然可以催动元气。
 
    不过这个元婴已经苍老无比,看上去似乎奄奄一息的样子,他暴露在空气中的时候,青铜将军的动作已经停止了,四周的金属人也停了下来。
 
    银依娇喘吁吁,已经快要坚持不住了,突然发现周围的金属士兵们都停止了动作,转头去看沐天佑的方向,看见那青铜将军心口的元婴也吃了一惊。
 
    “你……是白起的元婴?”沐天佑有些不敢相信。
 
    “哼!你这个小辈倒也聪明,居然被你看破了我的藏身所在,不错,我便是人屠白起。”元婴显得无比虚弱,似乎随时会消亡,他现在的性命已经完全掌握在沐天佑的手里。
 
    “我们只是想带点东西出去而已,不想打扰秦皇安息。”银依走上前说。
 
    “我负责守护这里,我的职责就是不能放任何人过去!你们别做梦了!”白起元婴满是褶皱的小脸上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
 
    “真是不知好歹!”沐天佑冷哼一声,伸手便要去把这小东西拉出来。
 
    陡然间,白起元婴发出凄厉的尖叫声,那声音仿佛尖锐的金属划过玻璃表面一般,让人难以忍受,他小小的身躯也变得逐渐透明起来,隐隐闪动着红色的光芒。
 
    “不好,快走!他要自爆了!”银依大惊,拉着沐天佑向屏风后面跑去。
 
    屏风的后方果然有一个青铜大门,沐天佑用最快的速度撞开了大门,和银依飞快的沿着甬道向前飞奔,身后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轰鸣声。
 
    整个大厅顿时倒塌了,巨大的气浪涌进甬道中,狭长的甬道也一层层的开始坍塌下去。
 
    沐天佑和银依的速度已经接近了极限,在转过一个拐角的时候,吃惊的发现前面的道路竟然被巨大的千斤石所阻断。
 
    这是一条死路!
 
    银依咬了咬牙,以全身的元气施展出一道巨大的水晶境壁,准备硬抗白起元婴自爆产生的强大气浪!
 
    沐天佑低下头,发现自己的手中一直抓着护心镜,刚才扳下之后一直抓在手里一路狂奔也顾不上丢弃。
 
    这个护心镜既然是被白起元婴当做护命法宝,应该能有些用处吧?沐天佑尝试着将元气注入里面。
 
    护心镜的符文光芒闪动,爆发出白色的银光,从沐天佑的手中飞了起来,在两人的前方形成了一道伞状的银白色光幕。
 
    轰然一声巨响,沐天佑只觉得眼前一黑,巨大的气浪砸在护心镜的银色光幕上,向四周席卷而去,将整个甬道崩得四分五裂。
 
    沐天佑觉得身子一沉,脚下的地面也碎裂开来,他急忙伸出手抓住银依的胳膊,用力将她拉进怀里,用身体保护着她向下坠去。
 
    沐天佑灰头土脸的从一堆瓦砾中钻了出来,银依一直被他用身体护着,没有他那么狼狈,但是也吓得不轻。
 
    银色的护心镜在两人的上方盘旋着,没有这东西挡住绝大部分力量,沐天佑知道自己和银依即使能从白起元婴的自爆中逃生,也必然是身受重伤。
 
    回想起刚才真是运气,那个元婴应该已经是灯尽油枯了,否则以自己和银依丹定下品境界的实力,早就被他秒杀了。
 
    如果迟来几年,说不定这个青铜将军根本不会醒来,一直保持着雕塑的样子,但是如果早来几年那估计也没有现在这么幸运了,冥冥之中似有天意。
 
    沐天佑抬头看了看那个银色的护心镜,招了招手,那宝物似有灵性一般飞下,落到沐天佑的手中。
 
    这个东西防御能力还是非常强大的,难怪被白起用来保护虚弱的元婴,刚才要是没有用赤炎剑吸引住白起战魂的注意力,没有及时展开护心镜的防御,恐怕想把它从青铜将军身上扳下来,无异于痴人说梦。
 
    沐天佑回想起来,再次感觉自己的运气不错。
 
    银依扬了扬手,素白的皓腕翻动,从她的手心升起一颗明亮的珠子,散出白色的光芒,仿佛一盏明灯照亮了周围的景象。
 
    这里是巨大的地底通道,似乎是天然形成的,头顶上怪石嶙峋,地上有一条宽阔的暗河,潺潺的流水一直向前涌动着。
 
    史料上曾经说,秦皇帝陵一直挖到了黄泉,难道说这就是传说中的黄泉?这个秦皇帝陵的规模还真是让人惊叹不已。
 
    惊叹归惊叹,现在沐天佑又遇到了难题,他们掉下来的位置恰好是一片干燥的陆地,但是这片陆地延伸并不长就没有路了,也就是说如果想继续前进,只能从水路向前。
 
    沐天佑走到地下暗河边,明珠的光芒所覆盖的地方都是茫茫的水,这条地下暗河的规模还真是不小,他用手试探了一下河水,刺骨的冰凉,感觉甚至比冰水还要冷,而且流速很快。
 
    沐天佑唤出赤炎剑刺入河底,赤炎剑一直向下很快连剑身的红光都消失不见,沐天佑的表情越来越凝重起来,当赤炎剑重新从河底窜出的时候,他倒吸了一口冷气。
 
    “怎么了?”银依走上前问。
 
    沐天佑皱着眉头说:“这条地下暗河估计有几百米深,真是不可思议。”
 
    “这么深?我们怎么过去呢?”银依有些担心的问。
 
    “没有办法了,虽然消耗元气,也只能御剑向前飞了,也不知道这河有多长。”沐天佑有些担心的说。
 
    “我来占卜一卦。”银依扔下三色小石头说。
 
    细看了卦象她点了点头说:“应该会有转机,我们只管向前好了。”
 
    沐天佑唤出赤炎剑,搂住银依纤细的腰肢御剑贴着冰冷的河面向前飞行,银依的身体很柔软,幽香扑鼻,让他不禁又回想起那个月光下的丛林,不过这里可不是动这些心思的时候,沐天佑镇定了心神,专心向前。
 
    飞行了大约30分钟左右,在银依引路光球的光芒下,沐天佑发现在河岸边有一个人工铸造的小码头,一艘完好的画舫正停靠在旁边。
 
    沐天佑和银依降下身形,上了画舫,这船虽然老旧了,但是依旧保存完好,能发现人工的痕迹说明这里依然是秦皇帝陵的一部分,至少没有走偏路线。
 
    画舫大约十多米长,有两层,上面雕龙刻凤,虽然光漆都已经褪去了,但是依然可以看出原本的豪华瑰丽。
 
    沐天佑解开缆绳和银依坐在画舫上,顺着水流的牵引,轻松向前,虽然慢了一些,但是比御剑飞行要省力多了,毕竟前路还不知道有什么危险,不能把元气浪费在御剑飞行上。
 
    水流速度不慢,画舫一路破浪,前进得挺顺利,只是阴暗的河面让人感觉很不舒服,沐天佑散开精神网,凝神观察着周围的异动。
 
    猛然间,从河里传来异常的波动,一头庞然大物以飞快的速度在接近着画舫。
 
    沐天佑睁开眼睛,神情凝重的走到了船尾,银依也察觉到了水下的异常,这水里的怪物呈蛇形,有二、三十米长,水桶般粗细。
 
    原本平静的水面开始出现翻滚的漩涡,整个画舫开始摇摆起来,这个水里的怪物显然是冲着画舫而来,而且不怀好意,沐天佑原本就担心这么深的地下河里会隐藏危险,没想到这么快就撞上了。
 
    被动的等待,从来不是沐天佑的风格,他直接召出赤炎剑,向着水底的怪物直刺而去!
 
    火红的光芒闪过,令沐天佑吃惊的是,这个怪物异常的灵活,它居然瞬间扭动了身躯,躲避过了赤炎剑的攻击。
 
    “哗啦”一声,从画舫的左侧,一只巨大的怪物从水中冒出头来!
 
    它的头有一辆甲壳虫汽车那么大,瞪着凶狠的三角眼,模样古怪至极,头上有角,嘴上有胡须,依稀有着龙的样子,但是从水里昂起的上半身两边竟然排列着密密麻麻的脚!
 
    它的脚很奇特,并不是肉质的,而是坚硬的甲壳,而且呈节支装,末端带有尖锐的倒勾,更像是某种昆虫的脚!
 
    “这是什么怪物?”沐天佑惊讶的失声问。
 
    “是千足龙!”银依也瞪圆了眼睛说,“也就是蜈蚣龙!”
 
    那千足怪物嘶吼一声,目光聚焦在画舫中的沐天佑和银依身上,作势就要扑上来将两人生吞活剥!
 
    一道红光闪起,一击不中的赤炎剑从水底竖切了过来,千足龙本能的感觉到了威胁,它猛地扭动身体躲避,但是这一次没有刚才那么幸运了。
 
    它身体左侧的七、八个脚被斩断下来,绿色的液体喷洒出来,千足龙疼痛得在水里翻滚起来,掀起一阵阵的波浪,差点把画舫给掀翻了。
 
    沐天佑冷哼一声,这个怪物看上去凶狠,但是似乎并没有外表那么强,他控制着赤炎剑又要继续斩杀。
 
    千足龙似有灵性,它已经察觉了眼前这两个人似乎并不好招惹,又恐惧那个天上飞来飞去的火红飞剑,不得以重新钻回了水中。
 
    赤炎剑呼啸而下没入水中,一声凄厉的惨呼声,这一剑又割去了那家伙不少的长脚。
 
    千足龙知道这里不能呆了,它猛地一摆尾巴,向水底深处游去,临走的时候报复性的用它强劲的尾巴砸在画舫的船身上,将这个木船拦腰砸成两半。
------分隔线----------------------------

推荐您阅读其它的经典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