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飘书屋_绾青丝全文阅读|诗词歌赋
欢迎投稿

名门弃少

您现在的位置: 雪飘书屋 > 经典小说 > 名门弃少 > 文章内容

第196章 战魂

时间:2015-07-08   作者:夜上   阅读:
静谧的大厅中,寂静无声,气氛显得更为凝重。
 
    沐天佑不认为坐在黄铜椅上的那人会是活着的修真者,因为如果他是活着的,那么他至少也在化神或者大乘境界的绝世强者!沐天佑不认为自己可以再这种强者的面前如此轻松。
 
    但是,高台上座椅中的这个将军模样的家伙,确实可以从他体内察觉到元气的流动,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沐天佑眼角的余光飞速的搜索着每一个角落,如果有可能在不惊动这个将军的美梦情况下可以静悄悄的离开这里,是最好的结局。
 
    这个美梦很快就已经破碎了,因为坐在高高黄铜椅上的将军已经站了起来,一股庞大的气息翻卷而来,整个大厅都笼罩在这个将军的强大威压之下!
 
    “何方鼠辈!敢打扰本将军千年的休憩!”一股浑厚的中年男子的声音回档在空旷的大厅里。
 
    沐天佑仔细去看,终于确定眼前的这个将军并不是一个活人,他全身都是青铜铸造,连面部的表情都是雕刻出来的。
 
    “我们无意打扰将军的休息,只是来寻找一样宝物,找到之后会自行离开。”银依朗声说。
 
    “哈哈哈哈!”将军体内爆发出一阵狂笑声,久久的回荡在大厅里,“好贼子!这里所有的东西都是伟大的秦皇的,你们妄想盗取秦皇的宝物,还居然振振有理!”
 
    “你是谁?”沐天佑沉声问。
 
    “我是谁?”那青铜将军似乎陷入了沉思,沉默一阵说,“我一生攻城数十座,杀人数十万,他们惧怕我,称我为‘人屠’!我就是秦皇麾下百胜将军白起!”
 
    “哈哈!”沐天佑仰天大笑不止。
 
    “你笑什么?”青铜将军有些愠怒。
 
    “你是白起?白起已经死去几千年了,你不过是雕刻成白起的样子,又怎么敢自称白起?”沐天佑故意说,他能够感觉到这个青铜将军的强大,对方刚刚苏醒似乎还有些迷惘,沐天佑胡乱打岔,就是想看看有没有什么空子钻。
 
    “我已经死了?”青铜将军果然又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他猛然抬起头说,“不错,我确实是死了,但是我的忠魂依旧守护着陛下!我乃是白起的战魂!”
 
    那身高2米多的青铜将军猛地向前踏出一步,立马横刀,震得整个大厅轰然巨响!
 
    “尔等鼠辈,可敢本将军一战!”白起战魂怒声吼出。
 
    沐天佑皱了皱眉头,这个青铜铸造的将军似乎拥有白起残留的魂魄,仅仅是残缺的战魂竟然就有超越丹定境界的强大实力,如果是当年全盛时期的白起将军,又该是强大到何种地步!
 
    这个大厅是全封闭的,沐天佑搜索了一圈没有找到任何出口,唯一可能就是在黄铜宝座后面的那道巨大屏风之后。
 
    不过要想越过这个杀气腾腾的白起将军战魂,无异于白日说梦!
 
    “轰!”白起战魂并没有给沐天佑过多的思考机会,他猛然向前踏出一步,巨大的青铜身体腾空而起,从高台上跃下,手中的破天戟向着沐天佑砸了下来。
 
    沐天佑腾身闪开,破天戟的威力无比巨大,包含着纯粹的元气力量,仿佛天空中的一道闪电落下。
 
    大理石的地面碎裂开来,地面上出现一个半圆的大坑,碎石激飞,整个大厅中回响着如春雷般的巨响。
 
    将军百战死!一代名将即使身死,战魂的强大战意也让人心惊不已。
 
    沐天佑并没有被吓到,赤炎剑爆发出火红的光焰,振鸣着直刺向青铜将军的胸口!
 
    金属的刺耳碰撞声响起,那破空的刺音太过尖锐,甚至让沐天佑德耳膜感到了刺痛!
 
    剑尖被青铜将军护心镜挡住了,这护心镜也不知道是什么宝物,坚硬无比,赤炎剑竟然丝毫前进不了半分。
 
    白起战魂挥动手中的破天戟,将赤炎剑格挡到了半空之上。
 
    瞬间,沐天佑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他的下方,带着淡淡金色光芒的拳头重重的击在白起战魂那青铜铸造的身躯之上,青铜的身体陷出一个淡淡的拳痕,向后退了半步。
 
    血色般的赤红火焰又从天而降,赤炎剑这一次的目标是白起战魂的青铜脑袋!
 
    在极短的时间内,沐天佑人剑合一和白起战魂正面硬撞了十几次,强大的元气仿佛呼啸的潮水连绵不绝的向四周涌去。
 
    沐天佑的拳头在白起战魂的青铜躯体上留下了一道道拳痕,白起战魂虽然极为强横,但是他在速度上比沐天佑慢了不少,加上赤炎剑不停攻击,让两人看起来似乎打了个平手。
 
    仅仅短短的一段时间,经历过生死劫难的沐天佑已经从一个青涩的修真菜鸟成长成为一个实力强劲的修真者!
 
    白起战魂被沐天佑连续逼退了几步,作为一个曾经的万军统领,这让白起战魂有些恼羞成怒,他青铜雕刻出的肌肉线条,在沐天佑拳脚之下有些变形,毕竟战魂的元气并不能在没有经脉的青铜身体中循环运作。
 
    青铜也不是现代的百炼锻钢,从硬度上来说还是有不少的欠缺,青铜将军的肩头甚至被赤炎剑削去了一大块。
 
    但是在他胸口的那块护心镜却依旧坚硬无比,沐天佑曾经有一拳头打在上面,那强悍的强度反震得沐天佑几乎吐血,仿佛砸到了一块金刚神铁上,而且护心镜的表面隐隐有元气的波动,明亮的镜面隐隐浮现起繁复的符文,这并不是一块普通的战甲。
 
    白起战魂气势焦躁到了极点,他本事领军征伐多年的强大人物,即使死去了,强大的魂魄也依旧拥有着曾经不可一世的骄傲。
 
    他猛的向后跃开,天地间的元气被撕扯成无数细密的碎流,激荡环绕在青铜将军的身旁,他青铜的身躯透出金属的光芒!
 
    整个大厅开始微微晃动起来,光滑的墙壁表面开始脱落,头顶的苍穹如落雨一般簌簌的向下落着石屑。
 
    “儿郎们!随本将军杀敌!”战魂白起猛地一跺脚,细密的裂纹从他的脚下扩散开来,将原本平滑的大理石地面龟裂成网状的碎石。
 
    在战魂白起周围的上百名将士缓缓的活了过来,他们慢慢举起手中的武器向着沐天佑和银依冲杀过来。
 
    银依扬起白玉般的手腕,以一道水晶护镜挡住了冲在最前面的金属战士,那沉重的身躯被巨大的反弹力量撞飞开来。
 
    一股极为强大霸道的气息从白起战魂的青铜身躯里爆发出来,他猛地挥动着破天戟,一股无形的力量隔空向他的胸腹袭来。
 
    轰然一声,缠绕在沐天佑周身的精神网盾差点在这一击下消散开,巨大的惯性将沐天佑的身体抛向了半空中。
 
    一个又一个的金属战士冲了上来,银依施展出一道又一道的水镜护盾挡住疯狂的将士,她曼妙的身姿显得有些疲惫,汗水微微打湿了额头黑色的秀发。
 
    沐天佑知道她坚持不了太久,但是白起战魂又瞬间变得强大起来,自己根本无法在短时间内战胜他,甚至自己能不能战胜这个青铜将军都是一个很值得怀疑的问题。
 
    没有任何压箱底的后招了,沐天佑和银依在可以预见的几分钟后,将会被这群将士撕成碎片!
 
    怎么办?难道就这样出师未捷身先死吗?沐天佑心中焦急,生死只在几个呼吸之间,但是他虽然着急,心中却依旧沉静如水。
 
    在任何危急时刻,如果你已经慌成一团,那么神都无法再拯救你!这是沐天佑的父亲曾经教导过他的话。
 
    沐天佑的目光落到了那强大的护心镜上,心中灵光闪过,仿佛瞬间抓住了什么!
 
    为什么这个青铜的身躯上会有这么一个防御型的法宝?青铜的身体原本就非常强硬,并不具备生命的构造即使在受到重击和毁坏的时候,也不会对战斗力产生什么影响,为什么还要画蛇添足的戴上这个护心镜?
 
    难道是在保护着什么脆弱的东西?虽然可能性并不大,但是只要有一丝可能,就必须要尝试以下,毕竟现在已经被逼到了绝路。
 
    沐天佑没有迟疑,运转起周身全部的运气,以御剑诀催动着赤炎剑飞驰而去,赤焰流动的剑身光芒大盛!咆哮的火焰雄狮又一次张开了它巨大的獠牙!
 
    “哼!”白起战魂冷笑一声,破天戟发出白色的光芒,他双手高举着破天戟准备迎接赤炎剑的全力一击。
 
    就在这个弹指瞬间,沐天佑无声无息的用最快的速度冲到了白起战魂的身下,在这个大个子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瞬间,他伸出手用力去扳开那面护心镜!
 
    轰然间,破天戟的白色光芒和赤炎剑的火焰雄狮相撞在一起,灼热的气息爆发开来,周围空间的元气剧烈震荡起来,仿佛狂暴的飓风以两人为中心向四周席卷而去!离得近的十几个金属将士被卷飞到半空中!
 
    于此同时,沐天佑硬生生的将那护心镜从青铜身躯上扳了开来,耀眼的白色光芒闪起,那强烈的光芒,几乎让沐天佑无法睁开双眼。
 
    光芒过后,在白起战魂青铜身躯的胸口,出现了一颗鲜红跳动的心脏!
------分隔线----------------------------

推荐您阅读其它的经典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