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飘书屋_绾青丝全文阅读|诗词歌赋
欢迎投稿

明朝那些事儿

您现在的位置: 雪飘书屋 > 经典小说 > 明朝那些事儿 > 文章内容

第二部 第十一章 朱高炽的勇气和疑团

时间:2014-01-16   作者:当年明月   阅读:
朱高炽篇
 
  【明仁宗朱高炽】
 
  历经千辛万苦的大胖子朱高炽终于登上了皇位,定年号洪熙。
 
  事实证明,这个体态臃肿的大胖子确实是一个仁厚宽人的皇帝,在他那肥胖残疾的外表下,是一颗并不残疾的,温和的心。
 
  他登上皇位后,立刻下令释放还在牢房里面坚持学习的杨溥同学,并将其召入内阁。此时杨士奇和杨荣已经是内阁成员。明代历史上最强内阁之一——“三杨”内阁就此形成。
 
  但此时一个问题出现了,虽然大家都知道内阁是皇帝最为信任的机构,其权力也最大,但由于这些内阁成员仅仅是五品官,要让那些二品尚书们向他们低头确实是很难的。
 
  这个问题看似很容易解决,既然如此,那就改吧,把内阁学士提成二品,不就没事了吗?
 
  事情哪里有那么简单!你说改就改?你爹留下的制度,尸骨未寒,你就敢动手改造?正统的文官们在这个问题上一向是很有道理的。
 
  可是不改似乎又不行,问题总得解决啊。
 
  在这个世界上的无数国家民族中,要排聪明程度,中国人绝对可以排在前几位,而其最大的智慧之一就在于变通。这样做不行,那就换个做法,反正达到目的就可以了。
 
  所谓此路不通,我就绕路走,正是这一智慧的集中体现。
 
  朱高炽没有改动父亲的大学士品位设置,却搞了一套兼职体系。
 
  他任命杨荣为太常寺卿,杨士奇为礼部侍郎,金幼孜为户部侍郎,同时还担任内阁大学士。这样原先只有五品的小官一下子成了三品大员,办起事情来也就方便了。
 
  目的达到了,父亲的制度也没有违反,从此这一兼职制度延续了二百多年,并成为了内阁的固定制度之一。
 
  这类的事情在之后的历史中比比皆是,每看及此,不得不为中国人的智慧而惊叹。
 
  登基后的朱高炽并没有忘记那些当年和他共患难的朋友们,洪熙元年(1425),他用自己的行为回报了他的朋友。
 
  在一般人看来,皇帝回报大臣无非是赏赐点东西,夸奖两句,而这位朱高炽的回报方式却着实让人吃惊,在历代皇帝中也算极为罕见了。
 
  同年四月的一天,朱高炽散朝后,留下了杨士奇和蹇义,他有话对这两个人说。
 
  在当年那场惊心动魄的斗争之中,无数人背叛了他,背离了他,只有这两个人在他极端困难的情况下,依然忠实地跟随着他,杨士奇自不必说,蹇义虽然为人低调,却也一直在他身边。
 
  年华逝去,大浪淘沙,这两个历经考验的人决不仅仅是他的属下,也是他的朋友。
 
  朱高炽注视着他的两个朋友,深情地说道:“我监国二十年,不断有小人想陷害我,无论时局之艰难,形势之险恶,心中之苦,我们三个人共同承担,最后多亏父亲仁明,我才有今天啊!”
 
  回顾以前的艰难岁月,朱高炽感触良多,说着说着竟流下了眼泪。
 
  杨士奇和蹇义也泣不成声,说道:“先帝之明,也是被陛下的诚孝仁厚所感动的啊。”
 
  就这样,经历苦难辛酸的三个朋友哭成一团。
 
  在我看来,这种真情的表述远比那些金银珠宝更能表达朱高炽的谢意。
 
  朱高炽没有辜负杨士奇的期望,他确实是一个好皇帝。
 
  虽然他是一个短命的皇帝,皇位还没坐热,就去向他父亲报到了,但在其短短一年的执政时间内,他……(以下略去若干字),保持了大明帝国的繁荣。
 
  为什么要略去呢,因为这些夸奖皇帝的内容千篇一律,什么恢复生产,勤于政务等等等等。这些套话废话我实在不愿写,大家估计也不喜欢看,如有意深入探究,可参考相关教科书。
 
  在我看来,这些都是皇帝的本分事情,而真正能够体现朱高炽的宽仁并给他留下不朽名声的,是这样的一件事:
 
  我们已经说过,朱棣是永乐二十二年(1424)七月去世的,根据规定,如无特殊情况,皇太子在父亲死后可以马上登基为帝,但是,绝对不能马上将当年改换成自己的年号元年,必须等到第二年,老爹的尸体凉透了,才能立下自己的字号。
 
  比如朱棣永乐二十二年(1424)七月去世,朱高炽立即即位,并有了自己的年号洪熙。从七月到十二月,实际上已经是他的统治时期,但这段时间还是只能算在永乐二十二年内,只有到第二年(1425)年,才能被称为洪熙元年。
 
  在这段时间内,是皇太子们的适应期,用通俗的话说,就是走出自己父亲的影子,一般在这段时间内,新皇帝们还不敢太放肆,对父亲们留下的各项命令政策都照本宣科,即使想要自己当家作主,改天换地的,也多半不会挑这个时候。
 
  可是就是这个忠厚老实的朱高炽,在尚未站稳脚跟的情况下,在这段时间内,就敢于更改自己父亲当年的命令。
 
  这在当时的很多大臣们看来,是大逆不道的事情。
 
  但在我看来,朱高炽的这一改实在干得好,干得大快人心!
 
  十一月的一天,朱高炽突然下达诏令,凡是建文帝时期因为靖难而被罚没为奴的大臣家属们,一律赦免为老百姓,并发给土地,让他们安居乐业。
 
  靖难之时,朱棣杀人无数,罚奴无数,齐泰、黄子澄、方孝孺等人也被定性为奸臣,此事已是板上钉钉,断无更改之理。
 
  然而此时,他的儿子朱高炽却突然下了这样一道旨意,让很多大臣措手不及。可更让他们吃惊的还在后面。
 
  朱高炽接着问大臣:“齐泰和黄子澄还有无后人?”
 
  大臣半天才反应过来,答道:“齐泰有一个儿子,当年只有六岁,所以免死,被罚戍边。黄子澄没有后代(后得知,黄子澄有个儿子当年改姓逃脱,后被赦免)。”
 
  朱高炽沉吟许久,说道:“赦免齐泰的儿子,把他接回来吧。”
 
  他接着问:“方孝孺可有后代?”
 
  大臣们目瞪口呆。
 
  方孝孺?您说的是那个灭了十族的方孝孺?
 
  十族都灭了,还去那里找后代?您不会是拿死人开心吧!
 
  可皇帝已经下令了,就快去查吧。
 
  这一查还查出来了,虽然没有后代,但确实有个亲戚。
 
  方孝孺的父亲方克勤有个弟弟叫方克家,这位方克家有个儿子叫方孝复(方孝孺的堂兄),当时也被罚充军戍边,至此终于回家了。
 
  比起这些宽仁行为,更让人吃惊的是朱高炽所说的一句话。
 
  朱高炽当着满朝文武大臣的面说道:“建文时期的很多大臣们,都被杀掉了,但像方孝孺这一类人,都是忠臣啊!”
 
  底下的大臣们又是一片目瞪口呆,鸦雀无声。
 
  忠臣?您父亲不是说他们是奸党么?到您这里就给改了?那么说您父亲还是杀错了?
 
  就在这样的一片争议声中,朱高炽完成了他的壮举。
 
  在立足未稳之时,朱高炽敢于凭借自己的正义感和良心改正自己父亲的错误,不畏人言,不怕反对,这是毫无疑问的壮举。
 
  真正的仁厚也是需要勇气的。
 
  朱高炽是一个勇敢的人。
 
  虽然这位明仁宗短命,只做了一年皇帝,在明朝的所有皇帝中排名倒数第二,但他仅凭这一件事情,就足以对得起他谥号中的那个仁字,也无愧他一代英主的美名。
 
  如果让这位明仁宗接着干下去,相信大明帝国一定能够繁荣兴盛,欣欣向荣,但还是应了那句老话——“好人不长命”,洪熙元年(1425)五月,只做了十个月皇帝的朱高炽病重,不久之后就去世了。
 
  这位厚道的皇帝就此结束了他的一生,但他的义举将始终为人所牢记。
 
  至少那些被赦免的人们会记得。
 
  【谋杀的疑团】
 
  皇帝的位置又空了,但这个位置注定不会太久,很多人都排队等着呢。
 
  朱高炽病重,英明神武的太子朱瞻基自然十分关注,但除此之外,还有一双眼睛盯着皇位,这自然就是我们的老朋友朱高煦。
 
  朱高煦虽然屡战屡败,却屡败屡战,以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的决心和毅力,数十年如一日地坚持搞阴谋,搞破坏,朱高炽十分仁厚,并未因此处罚他,只是警告而已。而这位无赖兄却越发嚣张跋扈,现在眼见朱高炽病重,他也开始了自己的又一次夺位阴谋。
 
  吸取上次的教训,朱高煦加强了情报工作,安排了很多眼线时刻盯着朱高炽,当然不是为了保证他的安全,而是要确定他什么时候死。
 
  他的计划是这样的,考虑到京城的三大营要收拾自己手下那些虾兵蟹将易如反掌,出兵攻打没有把握,几乎等于自杀,他决定拿朱高炽的儿子朱瞻基开刀。
 
  他准备等到朱高炽的死讯后,便立刻在道路上埋伏士兵,等朱瞻基奔丧路过之时,一举将其击灭,然后趁乱登上皇位。
 
  朱高煦对自己的计划很有信心,何来信心?来自作案时间。
 
  之前说过,他的封地在山东乐安,而太子朱瞻基在南京(根据惯例,太子守南京),只要死讯传出,太子必然会从南京出发,所需时日很长,而他却可以从容不迫地安排好士兵等着太子的到来。
 
  乐安离京城很近,南京离京城很远,朱高炽一死,最先得到消息的自然是我朱高煦,等你听到风声,赶来京城的时候,我的士兵早就在路上等着你了!
 
  我有充分的作案时间,朱瞻基,你就认命吧!
 
  朱高煦的主意应该说是不错的,但不幸的是,他遇到了一件十分奇怪的事,这件事情不但使他的计划落空,也在历史上留下了一个谜团。
 
  洪熙元年(1425)五月,朱高炽逝世,朱高煦得到消息,十分高兴,估计到朱瞻基赶到这里还有一段时间,他不慌不忙地安排士兵准备伏击。
 
  可出人意料的事情发生了,他做好准备,可是左等右等,朱瞻基就是不来,没等朱高煦吟出今夜你会不会来的词句,就收到了一个不幸的消息——朱瞻基已经赶到京城,继位为皇帝。
 
  怪哉,真是怪哉!
 
  难道朱瞻基会飞不成,或是他能预知未来,未卜先知?
 
  这不但是朱高煦的疑问,也是后人的疑问。
 
  关于这一点,史料上有很多不同的记载,有的说朱高煦袭击太子只是传闻,实际上太子是接到丧报后从容赶到京城的,有的说朱高煦是没有准备好,等到太子过去了才派兵出去埋伏的。
 
  还有一种说法就比较骇人听闻了:
 
  朱瞻基比朱高煦更早知道自己父亲的死讯。
 
  路途远近是客观事实,只要报信的人不是在路上扎了帐篷,睡个几天几夜,乐安的朱高煦一定会比南京的朱瞻基更早知道消息。当年没有电话电报,也没有飞机,你就是想破脑袋,也找不出朱瞻基比朱高煦更早知道死讯的理由和方法。
 
  其实方法是有的,也是唯一的可能性。
 
  如果这一说法属实,我们就只能得出一个结论:
 
  朱瞻基不能预知未来,却创造了未来。
 
  他谋杀了自己的父亲。
 
  如果你对这一推论感到不满,也请不要向我丢砖头,因为这个推论并非我首创,实际上,明仁宗朱高炽的死亡原因一直以来都是历史悬案,到目前为止有几种说法,一种说法认为朱高炽纵欲,加之身体有病,最终病死,另一种说法认为是他的儿子朱瞻基等不及父亲传位,谋杀了他,因为从朱高炽死亡前后的一些迹象(如登基礼仪已备)表明,朱瞻基可能已经做好了登基的准备。
 
  前一种我们不去说他,单说后一种,事实上,朱高煦极有可能在路上设置埋伏,因为从他在后来朱瞻基已经登基,情况诸多不利的情况下也要造反的行为来看,他犯上作乱的决心是很大的。这么好的机会,他应该不会错过。
 
  那么为什么他没有遇上朱瞻基呢,这其中就有几种原因,可能是朱瞻基绕开了大道,也可能是朱瞻基听到父亲病重,提前出发,更有可能是朱高煦有准备好,错失机会。
 
  对于这个问题,我不可能给出任何答案甚至推论,这可能注定又是一个永远的谜团。
 
  历史的魅力可能就在于他永远有无数的谜团让人们去探究,却总也找不出答案。
 
  纵欲而死也好,被谋杀也好,反正不是自然死亡(很少有皇帝能遇上这个殊荣)。
 
  我们最终也只能得到一个肯定的结论:
 
  朱高炽死了,朱瞻基继位。
 
  仅此而已。
 
  当然了,我们不应该忘记可怜的阴谋家朱高煦,这位同志搞了几十年阴谋,却一事无成,多次眼见煮熟的鸭子飞掉,从父亲到兄弟,再到兄弟的儿子,就是没有自己的份,说实话,搞阴谋居然搞到这个份上,实在可悲,可怜。
 
  如果要评最成功的阴谋家,姚广孝一定能排在前三名,而朱高煦注定会名落孙山。
 
  但如果要评最可怜搞笑的阴谋家,朱高煦必能当仁不让,名列前茅。
 
  真是悲哀,悲哀的阴谋家朱高煦空就是这样等了几十年,他的耐心已经磨灭殆尽,在他的心中,已经立下心愿:
 
  下定决心,排除万难,一定造一把反!
------分隔线----------------------------

推荐您阅读其它的经典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