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飘书屋_绾青丝全文阅读|诗词歌赋
欢迎投稿

庐山论剑

您现在的位置: 雪飘书屋 > 经典小说 > 庐山论剑 > 文章内容

第1章 缘分初开

时间:2014-12-27   作者:小铃铛   阅读:
  “嘿,再去。”闻得声响,一望,只见两名少男在山崖中比剑,别说甚么,光是那比剑之地,也是寻常人难上,更是练武之人,也不一定受住。你道他们比剑之地是在何处?原是庐山“三叠泉瀑布”旁的崖壁。 三叠泉瀑布之水,自大月山流出,缓慢流淌一段后,再过五老峰背,经过山川石阶,折成三叠,故得名为三叠泉瀑布。站在三叠泉瀑布前的观景石台上举目望去,但见全长近百米的白练由北崖口悬注于大盘石之上,白练悬挂于空中,三叠分明。古人云:“上级如飘云拖练,中级如碎石摧冰,下级如玉龙走潭。”(百度资料)。
 
诗云:“长江南岸鄱湖畔,拔地庐山风景妍;峭壁陡崖飞瀑布,奇峰秀岭绕云烟。(选自余邵诗)”又诗云:“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选自李白诗)” 即使隔十几米也仍觉湿意扑面,且料他二人在崖壁不受水击,崖壁险要,非轻功高手,难上崖去,又怎说比剑。且那两名少男年龄稍大一名只恐也不过十九出头,年龄微小者看似才十六七岁左右罢。该是常在此处练武之人,且见他两跃之顺溜,猜便猜出了。 见他们打着,已过三刻。只见十九出头的那少男手握剑柄,剑尖向下,霍地一个转圈,又向年轻少男刺去,眼看剑快到喉,哪个年轻少男剑柄一转,将那十九少男的剑给荡了出去,又一招“风伴流云”刺向十九少男。哪个十九少男武功是好,解招更妙,一跃踏石,见年轻少男剑招落空一招“无边落木”刺去,眼看就要刺入肩膀,只听“铛”的一声,十九少男的剑已收鞘,前面站一少女,看来这招是哪个少女给挡去了。但这少女打哪来呢?原来,这少女与另一位年约十二左右的少女就站在不远处的一处岩石中看着两人比剑,若是哪方有个危险,两人便出招解难。说是危险,不如说两少男不愿服输的心在作怪,哪方都要赢,说是比剑,更像比命! 哪个少女道:“师兄,这是比剑,莫要比命啰!”十八少男“嗯”了一声,作罢。 哪个少女牵起年轻少男,道:“你道我为何现在才出手?”年轻少男道:“不知师姐此举动是何意。”这少女顶多才十五岁,而他,却有十七岁,却要唤一个小自己两岁的女子作师姐。原来,古代师徒规矩,不论年龄大小,却看入门先后(这是我自己编的)。而少女是比年轻少男先入门,不过岁数较小罢,武功却高过于他,也是她师父的得意弟子,只是平常不愿出门,早上与师兄弟妹练剑比剑,晚上独自看书习字,但文学凭也不见得多高。 哪个少女道:“这可给你长个记性,莫要逞强哩,适当时该要叫停了!”年轻少男虽心有不甘,却到底还是服他师姐的,便是点了点头。 哪个少女见状,道:“好了,回去吧。”这女子不过才十五岁,却是这般口气,知她脾气懂她的人,也便没甚么了,若是外人,只恐还以为这女子是故意教训他呢,还得找她晦气,这是后话,按不下表。 只见两男两女各展轻功离开崖壁,便去了“五老峰”。
 
五老峰位于庐山的东南侧,山顶苍穹,下压鄱湖,削辟千仞,绵延数里,真叫妙绝,亦是庐山著名山峰。五座主峰俨若五老并坐,故名五老峰。五老峰中,有似诗人吟咏,有似武士高歌,有似鱼翁垂钓,有似老僧盘坐。五峰中以第四峰最高,峰顶云松弯曲如虬,下有五小峰,即狮子峰、金印峰、石舰峰、凌云峰和旗竿峰,往下为观音崖,狮子崖,背后山谷有青莲寺(百度资料)。“庐山东南五老峰,青天削出金芙蓉。九江秀色可揽结,吾将此地巢云松。(选自李白诗)” 只见他们入五老峰内,登第四峰上,寻着进去青莲寺。原来,他们的师父便隐居在这青莲寺。不知为何,他们师父唯独偏袒那十五岁的少女,小小年纪,便得真传。即使是那十八岁的少男,论武功也比不过那少女。回到青莲寺,只见一位中年妇女,唤道:“路芸,回来了么?”只听哪个十五岁的少女“嗯”了一声。原来这中年妇女便是他们的师父,而那十五岁的少女叫路芸,也不知甚么缘故,这位唤作路芸的女子出生无多久便随了这中年妇女。而那中年妇女,也对她格外疼爱,对其他弟子,却是不冷不热。但她对那十七岁的少男,也算是格外关照,入门不到七年,便得真传了。只是只有月底才赋予传教。加上十七少男子天生慧根,他与十九少男比武功,武功也不过略输一筹!只恐再过多两年,十九少男便比不上他了。 此时已是晚霞,中年妇女将四个弟子都叫到她面前,道:“箫飞,你过来。”只见十七少男走了过去,中年妇女微微一笑,拿出一本书,书上标有“华山剑法”,道:“当年你父亲将你托付给我,让我在你十八岁时将剑谱给你,如今还缺了一年,不算太久,提前还你可好?”原来,十七少男名作箫飞,乃华山四大剑客之一萧金风膝下之子。当年萧金风闻得唐高宗去后是武后登上大位,像似气不过,将儿子托付给了何雨芳后,也就是今日的中年妇女,便匆匆的走了,这一去,也无了踪影,当时箫飞才五岁,临行前还交给何雨芳一本剑谱,也便是华山剑法了。何雨芳也是华山四大剑客之一,与方才所提的萧金风,卢秋月,路耿合称华山四大剑客。 听了何雨芳的话,本想收下剑谱的箫飞却变得有些胆怯,因为他师父从来未有这般慈爱,十多年来,也是第一回看她笑,虽笑的有些勉强,但起码还是笑了,此刻,竟是不敢收下。。 何雨芳见状,道:“怎不收下?你不是向来喜爱武功么?”箫飞道:“回师父,既然是家父之意,方才师父言,一年不久,何不为再等一年?好安了家父的心。” 何雨芳邹了下眉,箫飞更是感到奇怪,按正常情况,没到时候,莫非有事,以他师父脾气,就是你向她讨也妄想给你,可今晚……箫飞见何雨芳皱眉,也急忙收下,甚怕师父生气,往常只要何雨芳一皱眉,不是唉声叹气就是大发雷霆!何雨芳见箫飞收下,便叫箫飞出去罢. 又面向路芸,道:“芸儿,你道师父是否最疼你?”路芸点了点头。何雨芳见状,有道:“今日师父有事托你,你可能答应?”路芸虽不知甚么事,但也急道:“愿为师父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何雨芳点了点头,道:“还记得师父与你说过的卢秋月卢师姑么?”路芸道:“当然记得,也是师父的老友。”何雨芳又道:“嗯,如今她在华山玉女峰中隐居,我给你封书信,叫你给她,行也不行?”何雨芳甚怕路芸不同意,固有这么一问,路芸道:“明日我定会一去。”何雨芳点点头,也就罢了。
 
待路芸出去后,她面对两徒弟,是似有话却说不出,良久,出口道:“松儿,若我记得没错,你今年也有十八了吧?”原来哪个男子名单字,作松,姓陈,唤作陈松,自幼父母双亡,乃一孤儿,后来因姑母无力抚养,便放至庐山脚下,当时却有三岁,能走,仅三岁的陈松走入山内,不想山中有虎,且是饿虎,哪只饿虎向陈松扑去,若不是刚到庐山隐居的何雨芳恰巧路过这里,只恐陈松也早已归西,何雨芳从路人口中得知陈松是被他姑母所遗弃,便收其为徒。 陈松“嗯”了一声。何雨芳也无说些什么,只是静静的看着窗外…… 待陈松与十二少女从房里出来后,路芸便道:“你道师父今日奇怪不?”陈松“嗯”了一声。 箫飞道:“师姐,莫想太多,先休息可好?”路芸“嗯”了一声,便回她房中了。随后,其余三人也各自回房。 第二日清晨,只听得陈松大喊一声:“师父不见了!”路芸、箫飞、及十二少女也一并从房内出来。路芸道:“大师兄,怎么回事?” 陈松道:“我也不知,只是今日清晨我到师父房内,便不见师父了。后来我亦在寺庙周围找了一圈,还向寺外寻过,也不见师父。且说师父不常出门,即是出门,也无不打招呼之理!” 箫飞道:“昨夜是你与小师妹后行,可记得师父说写甚么?”陈松道:“我记得昨夜师父问我年龄是否有十八,我嗯了一声……”
 
原来,在何雨芳问陈松年龄后,还道:“今日我给你一本剑谱,叫你与秋华(十二少女之名)一同练,好也不会?以你现在的武功,也该差不多了!指点武功相信也可了。亦叫我不必日日盯着秋华练武。”陈松只道何雨芳想是休息,便不多问,也答应了下来。只是未曾想到,何雨芳竟会在明日失踪! 路芸道:“以师父的武功,应该没甚么事!想她是有事叫她去办。”箫飞听路芸这么说,也道:“亦有可能。”话是这么说,其实这两人心里也没准,只是为了让师兄妹们别乱想而已。只听陈松道:“但愿如此!” 秋华道:“只是我担心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呐!” 路芸大喝一声“哼”,便道:“莫非师妹是真希望师父有事啰?即使天外有天,以师父她老人家的武功,打不过,走也走的了吧!况昨夜若有贼人闯进来,我等练武之人岂有不知之理?即算我等不知,待师父与贼人打起来时,庙内的人也该知道吧!莫非你耳都没庙人耳灵么?”此话也说的过去,路芸道:“作罢,我坚信师父不会有甚么事!”话虽如此,但她内心还是异常担心,心中总有那么一块石头放不下。路芸又道:“我还得先去完成师父交予我的任务,那我先行一步。”其余三人“嗯”了一声。 只道路芸走后,几人也遇到他事,这是后话,按不下表!且表路芸之程。刚出柴桑,便遇到事儿,只见一白马少年遭多人围着;那白马少年道:“柴老大,若是别的东西交予你也即罢了,可今日这东西是要献于浴血罗刹的!” 哪个被称为柴老大的道:“哼,你小子少拿浴血罗刹来压我!别人怕她,我还偏就不怕她!” 哪个柴老大旁边一人吼道:“哼,你小子想拖延时间?大哥,咱得速战速决!”哪个柴老大也“嗯”了一声,道:“那就听你黑虎子一回。” 哪个少年见况,心道:“不想我今日却要命丧黄泉了!哼,反正也是死,不如一拼。”又道:“既然柴老大不肯让小生过关,那么小生也不客气了!”当下使出全力,也是做性命一拼,霍地一招“疾风破浪”,哪个柴老大自是不弱,一招“飞鹰展翅”,以刚对刚,武侠之道,非武功、内功或技巧胜于他人时,不可以刚对刚!“飞鹰展翅”在技巧中已输于“疾风破浪”,若哪个柴老大武功、内功不及哪个少年,只恐不死也重伤。只见哪个柴老大身形一换,又成“金玉满堂”,剑尖飞快,眼看就要刺向哪个少年,哪个少年自知不可硬打,好一个厉害的少年,居然临危不乱,只见哪个少年当下身形后退,剑柄恒转,内力以集中在剑身,为挡柴老大一招,只是后退三步,而柴老大身形险些不稳,后退一步,以求身形平衡!哪个柴老大不禁出声为少年道了个“好”字!只道他这招解的很妙。在一旁看着的路芸也欲要为少年这一招而说好,只是自己在偷看,不可出声,当下唯有在心里说好了。
 
战未停止,哪个少年自知自己不是对方的对手,唯有智取,方可才有一丝可能脱身!一招“横取天心”,只见哪个柴老大剑尖划地,一招“气涌山河”化解,一招未停,一招又起,连刺三招“杀剑还情”“万剑同悲”“狂龙吞天”,打的那少年只得招架,毫无还手之力,一时间竟让哪个柴老大占了上风。一时辰功夫,两人竟斗了两百多招,哪个少年本是武功、内功就敌不过人家,现又久战,力气越发微弱,只恐如此下去会对哪个少年不利,只见那柴老大一招“斗转星移”,就快刺入哪个少年的喉咙,只听“铛”的一声; 又闻一声叫骂:“臭娘们,居敢坏老子好事,活够没有。” 原来是路芸已经出手,路芸一声冷笑,道:“我看你是没有活够,若让你在我出十招,我便自废武功!”又转口对少年道:“你先运功调息,这厮我来对付。”只听少年“嗯”了一声,哪个柴老大亦在绿林江湖成名十余年,第一回受此侮辱,且对方还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即是连正眼也不望一下,更是怒火冲天,道:“我今日不叫你个黄毛丫头好看,我便不在踏入绿林半步!” 路芸笑道:“那好,待会可别赖账了!”哪个柴老大一听这黄毛丫头还没开打,路芸便将他当做败将,更是恼怒,弃剑从掌,一声大喝!路芸冷笑道:“哈!我看你要了兵器才好,也不至于输的那么难看。”她却不知,哪个柴老大掌法功夫可比剑法功夫要厉害,却也相差无几,也就一筹之胜。哪个柴老大听此话,心脏几乎气炸!也顾不得什么江湖规矩,一招“黑虎掏心”。路芸一声冷笑,扯下束腰的腰带,却是作鞭子之用,只见微光闪闪,哪招“黑虎掏心”已被化解,竟不知她是何时出的手!只道她轻功极高! 路芸冷笑道:“一招记下。”哪个柴老大更叫生气,原本以为这一招少说也会将这丫头肩膀给打脱臼了(他故意向路芸的琵琶骨打去,琵琶骨一但受损,在好的武功,也会作废),却不想,竟被她化解了过去!哪个柴老大心道:“若我今日败在一黄毛丫头手下,江湖的人该怎的看我?”想罢,一招“童子拜观音”。只见路芸手握腰带,一招“千丝万缕”甩过,似乎四面八方都是路芸手上那根白色腰带!以她的能力,本可以这一招把哪个柴老大给刺伤,可她却不,只看招过半边,招数又成“柔水凤迁”,那条腰带看似实而有力,哪个柴老大一笑,这招“童子拜观音”又成“笑闯天涯”。 却不料这是路芸故意卖的破绽。原来,那条腰带看似实而有力,实则柔软非常!对付刚招,就是再合适不过。开始哪个路芸见那少年与这位“柴老大”打斗时总喜以刚制刚,这是以内力为强的人擅长用的,路芸自料自己内力敌不过这个柴老大,便故意买了个破绽,用“柔水凤迁”这招似刚实柔的功夫! 只看那条腰带已把柴老大的拳头给缠住,路芸冷笑道:“第二招。”说罢,便将腰带收回。哪个柴老大更是怒火烧心,续出几招“童子拜佛”“滴水穿石”“山洪大地”“巨浪吞噬”“怒涌山河”。只看路芸那条腰带在悬空中飞舞,似龙若凤,指东打西,指南打北,留己三分,功敌七分!扑空收回,一招未停,一招又去!可叫妙绝!片刻间,五大狠招,全被她化解!路芸笑道:“还剩三招!”柴老大竟奈她不了,哪个“黑虎子”说道:“姑娘,你若想这小子身上的财物,待我取到,再分你一半可好?”柴老大见他这么说法,却又不愿,只看哪个黑虎子用眼神意试他; 柴老大见,心道:“如今我又打不过她,如此一来,也好也好。”当下笑着说道:“我意如此,姑娘你看如何?” 路芸道:“少废话,你打或是不打?还有三招,是要我出招了么?” 黑虎子怒道:“难不成你还想通吃么?大哥,莫要跟她单打独斗,兄弟们齐上。” 哪个柴老大本身就不是什么正道之人,亦不是绿林好汉,只道是抢劫混日的强盗,也不讲什么“江湖规矩”。便寻着“嗯”了一声。哪个黑虎子武功不在柴老大之下,柴老大是因擅长用于内功,且以力制力,况近一小时大量用于内功,不免疲乏,又与武功只低于自己一筹的书生打斗,便不胜路芸十招了。路芸也是看在如此,才夸口说十招能胜于柴老大的。若柴老大不与书生打斗,以路芸的武功,只怕要上百招才能赢于柴老大(若是用腰带的话)。 话归原题,道黑虎子与柴老大兼三四个武功较弱的人一块上去功路芸,只听路芸骂道:“这厮的真叫卑鄙!”
 
话音未完,便一举拔出宝剑,出尽全力,三招齐发,专捡武功弱的人攻去(学武之人,一看对方的眼神就能知道对方武功底子如何,当然也要武功厉害的人来看),虽然如此,哪黑虎子与柴老大亦不是等闲之辈,为保几个兄弟安全,柴老大一招“山石水秀”给几个兄弟挡着,与此同时,黑虎子也一招“飞鹰捉鱼”像路芸打去,路芸见此,立马变招,转攻黑虎子,一招“花瓣裙舞”,又是指东打西,指南打北,留己三分,功敌七分!一招为停一招又去,渐渐的占据上风。一时辰时间,几人斗了三百多招,又打了个平手(对方六人,路芸一人,当然是路芸吃亏,也就打成平手了),此时哪个少年书生也调解好了,也一道与路芸同战,有那书生的加入,路芸这边又占据上风了! 斗了不过一时,只听一阵冷笑,下来一身穿红衣,眉弯如月,且眉毛又细又长的女子,更是貌若天仙,看年龄也不过二十一二。这一阵冷笑,又是笑里藏阴,阴里藏剑! 正是:路芸书生齐斗敌,又闻阴笑见罗刹!
------分隔线----------------------------
网友点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谢谢您的点评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小铃铛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4-12-27 09:12 最后登录:2015-02-10 21:02

栏目列表

庐山论剑推荐

  • 第2章 初遇罗刹

    原来哪个红衣女子乃是浴血罗刹,哪些个强盗们本身就因为路芸与那少年书生而丧了胆,又...

  • 第1章 缘分初开

    “嘿,再去。”闻得声响,一望,只见两名少男在山崖中比剑,别说甚么,光是那比剑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