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飘书屋_绾青丝全文阅读|诗词歌赋
欢迎投稿

当爱已成往事

您现在的位置: 雪飘书屋 > 经典小说 > 当爱已成往事 > 文章内容

当爱已成往事 第8章

时间:2013-12-23   作者:文/徐晓东   阅读:
不知过了几年后村里的生活条件开始渐渐的好起来,男孩的爷爷家购置了一台新的彩电,从此女孩也经常来到男孩家看电视。男孩的爷爷有一把躺椅,坐在躺椅上看电视是最清楚的,为此每当女孩来到男孩家的时候总是和男孩争这个位置,男孩当然抢不过女孩了。当他们玩纸牌的时候男孩和波两个人只好各自乖乖的去搬两个小凳来坐到女孩身边,中间是个方凳作为桌子用。
 
在男孩的记忆中有一次被女孩骗的经历,虽然男孩被骗但是脸上却有闪亮的笑容。那天男孩和女孩还有波三个人在一起玩捉迷藏,前面玩了几回都还不错。可是到最后轮到男孩去找女孩她们,可是怎么也找不到女孩和波的踪影。男孩失去信心了身体也有点疲惫,就回家了。回到家男孩的爷爷就问男孩怎么不和她们玩了?吃饭还早呢!男孩坐在小凳上说:“我找不到婷她们了,估计她们都在家里看电视了,我好累啊。”男孩的爷爷不再说什么,脸上笑了笑。男孩此时并没有明白自己爷爷的意思,正当他一个人坐在那里休息的时候隔壁房间却发生不明的声响,男孩站起来走进去一看,他恍然大误,原来女孩她们早和男孩的爷爷串通好了,躲在了房间里。
 
男孩和女孩的故事总是充满了那么多的快乐,虽然说男孩和女孩的感情算不上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但是他们的感情始终是那么好,那么和谐。有一年在她们的村庄里多了很多外来的人想去海边,就会向很多人问路,当男孩和女孩在一起的时候也碰到过很多问路的人,男孩有语言障碍,大多数都是女孩和他们说的。等那些人走后男孩和女孩开玩笑的说:“看来以后得在你家墙上写一个标志了。”女孩不解的问男孩写什么?男孩说:“想去海边的请在这边拐弯。”女孩和男孩都觉得这个方式很好笑。虽然男孩的想法有些幼稚,但是却能折射出他们的那种童真之处。
 
男孩经常听到有人和他说不能和女孩走的太近,你们未来一定会分开的。但是男孩从来没有把别人的话放在心上,还是和女孩在一起玩的那么开心快乐,而女孩也真心对待男孩,使两个幼小的心灵深处有一份深深的感觉。相互鼓励彼此,从未有过取笑和捉弄彼此的日子。在男孩的成长中因为自卑的心理而弃学时似乎所有人都和男孩谈论过这件事,给男孩很多的痛苦和难受,但只有一个人没有和男孩谈论过这件事,那个人就是最了解男孩的女孩。是的,女孩在男孩面前对于这件事是只字不提。也许女孩是怕再给男孩压力而没有说的吧?
 
记得有一次他们四个人在门口玩,波和女孩的弟弟很快跑到了前面,男孩和女孩站在门口笑嘻嘻的看着他们。此刻男孩的嘴里一直唱着陈慧琳的记事本:爱的痛了,痛的哭了……
 
女孩不解的问男孩:“你怎么唱来唱去就这句啊?”男孩不好意思的说:“嘿嘿,我就会这两句啊,别的不会!”女孩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感觉有点郁闷。
 
男孩和女孩还有波三个人第一次换电话号码的时候三个人都当成是一个秘密,男孩知道波的个性比较顽皮还特意嘱咐他不要乱扔写着自己家电话号码的小纸。可是当他玩的疯狂的时侯早已把这件事得忘记了,把小纸抛到了天空。男孩见此连忙叫住了波:“你怎么把这张纸乱扔啊?”波说我早忘了,算了,不要了。男孩无语的很,心想怎么这样的人也有啊?
 
男孩和女孩还有波三个人交换电话号码的那天傍晚,男孩即将回县城了,女孩在男孩的爷爷的家门口看着男孩上车。在车子启动的刹那男孩向女孩做了一下电话联系的动作,只见女孩使劲的点了点头。车子开走了,他们一天短暂的相聚也随之结束了,留给他们的只有对彼此的思念和牵挂。
 
虽然男孩把号码给女孩了好几次,女孩都因没有电话簿为由没有好好的保存,但是男孩没有对此有意见。但是有一次当男孩把电话号码又一次给女孩的时候,女孩就把男孩的号码记在自己常用的记事本上。这一次记录,使女孩终身难忘男孩的电话。那年的初夏男孩在县城,女孩在农村,一个周末的上午男孩在家看电视,一阵电话铃声突然响起,男孩一看好像是女孩家的号码男孩就立刻拿起电话:“喂,是你吗?有事吗?”此时女孩没有说话就把电话挂了。
 
男孩的爸爸问是谁的电话?男孩说好像是老家小峰叔叔《这是男孩习惯性叫女孩父亲的称呼》——女孩的爸爸家的电话,男孩的爸爸想会不会是自己老家的电话出了问题后男孩的爷爷在女孩家打的电话呢?于是就往女孩家打了一个电话。可打过去后女孩的父母说没有打啊,可能是小孩打的吧。男孩的爸爸挂了电话后男孩想了很久,这个电话一定是女孩打得。男孩的直觉告诉自己女孩希望能见到自己,可是那天他们已经不可能见面了。
 
男孩再次拨通了女孩家的电话,可不巧的是还是女孩的母亲接到的电话,男孩希望女孩接电话想让女孩的母亲去叫女孩,可他没有想到此时女孩正在楼上听着,女孩说干嘛啊?男孩轻轻的说你刚刚打电话来是有什么事吗?女孩疑惑的问男孩在说什么?还没有等男孩开口,此时听到女孩的母亲说:“他问你打他电话是干嘛啊?”女孩无奈的说:“没事,是我拨错了,对不起啊!”当男孩挂掉电话后他还是认为女孩是害怕被自己的母亲知道自己所想的话才没有对男孩说,因为他从女孩的口气里听得出女孩那时的心情。男孩了解女孩的个性,也理解女孩那时的处境和无奈。
 
这是女孩第一次给男孩打电话,虽然到后来是这样的结果,但是男孩还是没有忘记。事情还没有结束,还是在那年的仲夏一个中午,男孩在家午休时一个急促电话声把男孩和男孩的父亲从睡梦中惊醒。男孩轻柔了眼睛就听自己的父亲说:“东他在,在睡觉。”听到这男孩很疑惑,“找我的?”他问自己的父亲。父亲说是啊,也不知道是谁。男孩很纳闷,很少有人找我的,会是谁呢?
 
男孩拿起电话说:“你是谁啊?”由于男孩刚从睡梦中睡醒,脑子里什么思维都没有。此时,电话的那头传来了一个小男生的声音,开始男孩还以为是自己的弟弟,可好像声音不像。再仔细一听才明白好像是波的声音。对方承认了,自己就是男孩的好朋友波。男孩问他:“你打电话来有什么事吗?”此时,电话的那头传来了女孩的声音,女孩没有和男孩说一句话,男孩只听见波在和她说:“要不你来和他说吧?”此时男孩听的有点不耐烦了,他说:“你们到底有什么事啊?”在电话里问了波。波终于说出了实话:“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我们几个好无聊啊?”听到这男孩停顿了下,他想这肯定是女孩的主意,只是女孩怕不好意思才让波打的电话。男孩说:“这段时间天太热了,等凉快一点我再回来好吗?”波答应了。
 
那天晚上男孩就和自己的父母商量想回家住几天,也许男孩就是在农村长大的吧,当男孩提出这个想法后父母很快就答应了。时间过的很快,到了周末男孩的父亲就带着男孩回到了农村,一下车男孩就直奔女孩的家。当他来到女孩家时发现女孩正在和波在一起打牌呢,当她们见到男孩后都乐疯了,四个人找到了以前的那种快乐。当男孩说:“我今晚不回家了!”之后他们四个人的笑声响彻了女孩家的客厅。
 
男孩说从今天开始我们又可以在一起打牌了。是啊,那年从年三十到盛夏他们几个还都没有好好的在一起玩玩呢。波说:“你们还记得我们的那副牌吗?”男孩和女孩都说记得啊?男孩说要不我们去找找那副被我们埋在泥地里的牌吧?
 
   
------分隔线----------------------------

推荐您阅读其它的经典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