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飘书屋_绾青丝全文阅读|诗词歌赋
欢迎投稿

经典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 雪飘书屋 > 经典小说 > 文章内容

庐山论剑 第2章 初遇罗刹

时间:2014-12-27   作者:小铃铛   阅读:
原来哪个红衣女子乃是浴血罗刹,哪些个强盗们本身就因为路芸与那少年书生而丧了胆,又见浴血罗刹的到来,更是吓的连跟路芸打战的事也给忘了(路芸也停了手,她到底还是正派之人,也绝不作偷袭之事),只听浴血罗刹阴冷的笑道:“柴老大,今月似乎你还没上贡‘妆粉钱’!今日你来是要交于我了么?哎呀!这可不劳烦您亲自来了,直接叫人来不就成了?”当下之意,是责备柴老大“过界”。原来,绿林中也有说地盘的事,哪个地盘是谁的,谁就不能“过界”,若过了界线,便是有意与那人抢地盘。现如今柴老大踏过了浴血罗刹的地盘(柴老大本身就不愿受一女子的气,也有意跟浴血罗刹抢地盘),便同给浴血罗刹下战书了! 话归原题,哪个柴老大闻言,道:“哼,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说罢,一招“童子拜观音”攻向浴血罗刹。却不见浴血罗刹闪躲与攻击,只听浴血罗刹冷笑道:“米粒之珠,也敢绽放光彩?”
 
话音刚一说完,柴老大便飞出数米之外!口吐鲜血,原来,此话在旁边的人听起来也如寻常人说话一般,可在柴老大听来,却是震耳欲聋的伤痛。浴血罗刹又趁柴老大正处于晕眩状态之中,便以迅速的手法一招将柴老大打出数米之外!又闻浴血罗刹笑道:“想上的一块来!” 黑虎子见况,亦清楚自己打不过哪个浴血罗刹,他亦是贪生怕死之辈,便道:“寨子明察,这件事与我无关啊!都是这姓柴的逼我这么做的。”他把原先称呼柴老大的“大哥”改成了“这姓柴的”,便是想要与柴老大托干关系的意思。只看在数米之外的柴老大双眼冒光的盯着他,却无奈说不出话来(浴血罗刹打柴老大的时候顺便封了他的穴道)。 浴血罗刹问道:“哦?是真的么?”不想即知,哪个黑虎子便是立刻点头。 浴血罗刹道:“好啊!那随我回山。带上你的兄弟们都给我一块走!”黑虎子虽然有气,但又打不过人家,也唯有照办。 浴血罗刹道:“路芸妹子,也到我山寨坐坐吧!” 路芸一听,大惊,心道:“我又不曾行走江湖,这女魔竟知道我的底细,嗯,得小心行事,不可莽撞,她的武功只能在我之上,绝无在我之下,看来得智取了!”当下说道:“承蒙寨主厚爱,我想还是不必了。只因为家师还拜托我去做一件事呢!” 浴血罗刹道:“哦?本该你有师命在身,我也不该叫你上去一坐的,但想来就一会而已,也该没事吧!” 路芸知道拜托不了她的“盛情邀请”,当下唯有说道:“既然寨子这么看重我一黄毛丫头,那我也不客气了!” 浴血罗刹道:“那么你是答应了?”路芸“嗯”了一声,道:“既然寨主都‘盛情邀请’我了,我还能推辞吗?”话虽这么说,其实她心里还是不愿意的,但武功敌不过人家,又无奈浴血罗刹明知自己复有师命,也不卖个人情,也唯有先去看看浴血罗刹耍什么花样,然后在作另行打算! 浴血罗刹笑道:“如此甚好。” 
 
直上山寨门口,只见几处茅草作的房屋,但山途偏激,也不易让官兵上来,且各个地方都有“娘子军”来回巡视,上山者只怕是又来而无回了!浴血罗刹道:“若路芸妹子不嫌弃我这地方小而简陋的话,当可留住一夜可好?” 路芸也不知浴血罗刹耍什么花样,心道:“既来之,则安之。现在也唯有见一步,行一步了!”便道:“若寨子不嫌弃我这吃白饭的,也可以呀!” 浴血罗刹道:“呵呵,怎么会?请还请不来呢!走吧?”路芸“嗯”了一声,走入山寨。路芸一见,心道:“这房屋虽然简陋,里面却是宽敞的很,布置也不错,嗯,这布置可算是有心了!只道我们这些住山庙的,还没有这样自在、快活呢!”她这前面一想是说布置,后面一来是说她们自由的很,自己却守这些文学之中说的规矩。其实,路芸也是个喜爱自由快活的女子,但因为自己的师父,门规亦太多,也就强硬自己作个守规矩的人了! 浴血罗刹唤来一个年轻的丫鬟,对她吩咐道:“小莹,今日我有客人,快准备宴席,作好的,好让我款待各位!别忘了给各位客人准备房间。”哪个被称作“小莹”的丫鬟道了个“是”字,便是去准备宴席来款待浴血罗刹口中的客人。哪个少年书生道:“这怎么使得?寻常家宴就好。” 浴血罗刹道:“没事!周兄你跟我客气啥呀?何况也没什么能款待大家的不是?”原来哪个少年姓周,名作周永荣,乃是周天保的儿子,这周天保也是一强盗头子,亦跟浴血罗刹有盟约。为的就是抵挡武则天派兵铲除山寨! 浴血罗刹又道:“对了,周兄,令尊大人可还好?记得给我跟他老人家问好呀!”周永荣道:“可好可好,这是一定!”在他们两人闲聊之际,这宴席已准备好了,只见哪个作“小莹”的丫鬟过来,道:“回小姐,这宴席已准备好!” 浴血罗刹道:“嗯!周兄,路芸妹子,不必客气呀!”周、路同时“嗯”了一声。 
 
晚宴过后,路芸在房间内徘徊,想道:“哪个‘浴血罗刹’在玩什么花样?按理说她若想害我,我武功敌不过她,她直接动手就行了,何必这样‘盛情款待’我?还有,我长居在庐山,她是怎么知道我的来历?还口口声声唤我作妹子,嗯,看来浴血罗刹不是个简单的盗匪。(隐居在庐山寺庙多年的人且像路芸这样从出生就住庐山的人一般不会有人知道她的来历,除非有人泄露出去)” 正在此时,浴血罗刹进了路芸的房间,浴血罗刹道:“路芸妹子,令师给你安排了什么任务?” 路芸亦是谨慎,道:“也没什么,只是叫我去探望一下远在华山玉女峰的前辈而已。” 浴血罗刹道:“哦?她没叫你带些什么东西吗?” 路芸一听此话,慎了一慎,道:“像我们这种住在寺庙的人,哪会有什么好东西送给前辈们?” 浴血罗刹道:“话可不能这么说,练武之人嘛!注重武功,难道你师父她没有让你带剑谱之类的东西给哪个前辈么?” 路芸心道:“她怎么知道我师父会武功?她又怎么知道我是带了剑谱给前辈,嗯,看来她知道我的底细了!”当下也唯有坦白(绿林盗匪注重别人对她说的是否是实话,否则会招来杀身之祸),道:“有,但也只是一本不起眼的剑谱罢了,以寨主的武功,也不至于要这本剑谱吧?” 浴血罗刹心道:“原来她认为我是要她剑谱,且跟她玩玩。”又道:“这是什么话,传说玄霜剑谱是世上第一武功了,要不然令师怎么会称霸武林三十年呢?” 路芸听此话,一惊,她只道自己师父武功很高,却不曾想她还称霸武林三十年!心道:“这是连我都不曾知道的事,她怎知?”她知道自己底细早已被浴血罗刹摸的一清二楚,甚至自己不曾知道的事她也了解,便道:“你到底是谁?” 浴血罗刹道:“你不是要给我师父卢秋月送玄霜剑谱的么?按辈分说来,你还得叫我一声师姐呢!”路芸一听,心道:“哦!怪不得她知道我的底细,更甚是比我知道的还多,原来是有着这层关系,但她说的话一定能信么?嗯,还待时机!” 浴血罗刹见她双目无神,知道她是在寻思,亦猜到她心中所想,便道:“若你不信,且叫我与你一同去玉女峰寻我师父,待见着我师父,倘若我不是她弟子,她也该会当面‘揭穿’我吧?” 路芸心道:“也唯有这样了!”又对浴血罗刹道:“行!” 浴血罗刹道:“那还得让你在这多住几天!”路芸道:“为何?” 浴血罗刹道:“你未曾见到我的客人周兄在这么?若他还未走,我便先行,这是甚么理?” 路芸也知道礼仪之事,当下也不便推辞,便道:“嗯,留。” 浴血罗刹道:“你这姑娘好生怪气,竟不愿说话,不恐成哑巴么?” 路芸听此,是又气又好笑,亦哭笑不得,也知道绿林英雄说话耿直,从不饶弯子,她亦不饶弯子道:“我喜欢。”却不知,浴血罗刹此话是想与路芸“亲近亲近”,只得怪她不理解这意思罢。 
 
第二日,周永荣已准备回山寨,临行前,道:“寨主,既然家父的礼物已经送到,那么,寨主是否还得给回礼呢?” 路芸心道:“送礼虽得还礼,也不必当面说出来吧?害她多没面子!”路芸经昨晚跟浴血罗刹对话一事,也对浴血罗刹产生了好感,当下心里也是为周永荣直说恐伤到浴血罗刹面子的事而生气。 在一旁的黑虎子则是心惊胆战,他只道浴血罗刹杀人如草,现周永荣竟公开提出向浴血罗刹要回礼,恐浴血罗刹生气,而为周永荣担心,其实黑虎子担心的并不是周永荣,而是自己,他只是怕浴血罗刹一生气连自己也会没命罢了。却不想浴血罗刹还真给“回礼”了! 浴血罗刹道:“哦,收人钱财替人消灾,周兄你不说我还忘了。”当下叫人拿出三个盘子,这盘子是用金子打造的,各个盘子上面都襄有几个宝石,可叫奢华,盘子装的是一圆鼓鼓的东西,亦各有一红布包着。 浴血罗刹道:“周兄,你验验货对是不对?”周永荣道:“寨主你办事我是放心的。”浴血罗刹道:“哎!你还是验验,否则叫人给调了包,岂不是说我办事不力么?”周永荣道:“也好。”当下打开红布,里面包着的竟是血淋淋的人头! 原来,这三颗人头正是北岭三雄的!周永荣的父亲周天保现如今正在闭关修炼,然则此事却北岭三雄得知,北岭三雄向来与周天保不合,且又有着深仇大恨,却无奈打不过周天保,当下得知此事,便希望趁着周天保闭关的日子,杀了周天保,铲除周天保的山寨!可周天保正在闭关,以周永荣的武功又打不赢北岭三雄,只得请浴血罗刹待他杀了北岭三雄,以保住自己山寨。 
 
话归原题,与此同时,路芸见这三个人头,更是一惊,心中暗骂浴血罗刹杀人如草,连开始对她的好感也渐渐成了恶感,却不能理解这是绿林中常有的事。浴血罗刹道:“周兄,还有利息呢!”又叫人拿出一个一样的金盘子,显然,盘子里面装的也是人头,打开一看,竟是昨日的哪个柴老大。原来,那日,浴血罗刹伤他一招顺便点了他的穴道后,他便是不能动也不可说话了!若是自己解穴,还得十二个时辰多才可,当浴血罗刹安顿好她的客人后,便又回到原地,对柴老大道:“你也不是甚么好东西!还妄想与我争地盘,呵,今日阎王请你过去与他就宴呢!”说罢,便将柴老大的人头给割了下来! 黑虎子虽然贪生怕死,但他与柴老大交情也是甚好,心中也是暗自替他悲伤。但他也不敢有甚么说法,只恐浴血罗刹也替他的脑袋搬家!但心中的悲伤也难免会展现在表情上,浴血罗刹见黑虎子如此,亦知他是为柴老大而感到悲伤,心道:“黑虎子虽然贪生怕死,但到底也是有情有义,却不像那姓柴的无情无义,坏事做尽。本想择他一只手,那也就放了他吧!”其实黑虎子并非完全贪生怕死,本来他是想跟为了义气柴老大一块站浴血罗刹的,但想到自己的山寨与柴老大的山寨里面的人,只好投降于浴血罗刹,为保他众位兄弟一命!但他若在没有兄弟在场的时候,只恐也会向浴血罗刹投降,毕竟他还是贪生怕死,只是因为义气罢了。他虽然投降,也不知浴血罗刹愿不愿放他与兄弟们一把,但若他投降,他的兄弟们活命的机会也大了一半,若浴血罗刹不愿放他们一马,大不了也是死的一场。 浴血罗刹道:“我看在你兄弟们要活命的份上,便放你一马,但不可劫贫苦人家,你懂了么?”当下之意是要他劫富济贫,黑虎子哪有不懂之理,便连忙点头,似怕浴血罗刹反悔的一样! 待所有人走完后,浴血罗刹对路芸道:“路芸妹子,你肯定是怪我不痛情理,胡乱杀人了!” 路芸道:“不敢。况柴老大本身就有错,杀了也不足为怪。”
 
其实她心里确实有此想法,此事在上文已表示过,只是她对浴血罗刹杀柴老大的事没有太大的议论。 浴血罗刹道:“哦?那么北岭三雄呢?你也没有争论么?”路芸无话可说,只得如此,算是默认。 浴血罗刹道:“其实你有也是对的,但你不熟悉其中之事,他们无故攻人山寨,虽是未攻,也有此想法,你说我该保护盟友的山寨么?”路芸心道:“你怎知他们有此想法?他们告诉你了?”心中甚是不快。 浴血罗刹已猜到路芸心中所想,又解释道:“北岭三雄他们早年就与周天保立下仇恨,但当时只是个误会,且当年周天保为解误会,已经自废一目,但北岭三雄却得理不饶人,非要报仇不可,你说我该不该杀他们,他们的事虽然与我无关,但跟我盟友有关,且这亦是人神共愤的事情,我也该管了吧?” 路芸道:“你怎知道多年前的事?我一路听人说你也不过出道两年呀!” 浴血罗刹道:“此时是周永荣说的,当时我也不愿相信,因为北岭三雄毕竟也是成名人物,怎会如此无赖,但我曾问了我师父,此事是真的,因为哪个误会也是非同小可,所以北岭三雄不愿周天保只伤一目,似要将他人头割下来方可,至于是甚么误会我就不知了!但我始终认为,此事是北岭三雄的错。” 路芸道:“若真是如此,我亦认为是北岭三雄的错!但你杀他们也就不对了吧?” 浴血罗刹道:“也许是,但为了一寨人的性命,也须要牺牲他们三人的性命了!孰轻孰重,你也应该清楚。我并不是因为那宝贝才杀他们的,我虽称号为‘罗刹’,但也绝不杀无辜之人!” 路芸无话可说,当下说道:“这事我是相信你了!何时出发去华山?”浴血罗刹道:“现在吧!我也赶紧想到华山去处理一件事情,顺便看望我的师父。” 路芸“嗯”了一声,两人便收拾行李,除非向华山走去。 路上虽有认识浴血罗刹的,但浴血罗刹本领之高,见过她的人也领教过她的本领,也无人敢阻挠她的行程!天色渐晚,两人只得在一客栈留住。只是,因为此时已晚,甚多人在客栈留住,房间也只剩一间了,好在两人都是女的,也凑合着过,用完晚膳,两人便早早的回房间,准备睡觉。 刚熄灯不久,只见浴血罗刹忽然起身,小声说道:“小心,有脚步声!嗯,也是个轻功及高的。” 路芸也小声说道:“我亦是学武之人,为何我未曾察觉到?” 浴血罗刹道:“只恐此人比你武功还高,甚至不在我之下,但好在还有你,脚步越发大声,你我不可发声,你快躺在床上,装出做梦说梦话的情景,我先到一旁躲着。(因为相隔甚远,所以那人只能听到声音而不能听清楚她们说的是甚么,所以浴血罗刹也只能听到他的脚步声,却不能判断他多远,只能说出他离她们的房间越来越近)” 只听得房门打开的声音,却无人进来,许久,有人道:“原来是个小姑娘说梦语呢!还以为也有高手在此处。” 正是:罗刹有情不易猜,客栈奇人入房来!
 
------分隔线----------------------------
网友点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谢谢您的点评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小铃铛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4-12-27 09:12 最后登录:2014-12-27 16:12

栏目列表

经典小说推荐

  • 庐山论剑 第2章 初遇罗刹

    原来哪个红衣女子乃是浴血罗刹,哪些个强盗们本身就因为路芸与那少年书生而丧了胆,又...

  • 庐山论剑 第一章 缘分初开

    “嘿,再去。”闻得声响,一望,只见两名少男在山崖中比剑,别说甚么,光是那比剑之地...

  • 第130章 死亡的威胁

    沐天佑看着远去的车影,心神微动,感觉有人偷偷从背后靠近自己,精神网散开,发现蹑手...

  • 第129章 最后的底牌

    诡异的蓝色火光在黄纸鹤身上燃烧着,令人惊异的是,黄纸鹤并没有被燃烧成灰烬,反而缓...

  • 第128章 诡异的黄纸鹤

    高亚龙阴沉着脸,一言不发,终日打雁却叫雁啄了眼,这是他心中的感慨,他没有想到过自...

  • 第127章 报应

    沐天佑退出于可馨的房间,来到厨间,看见案板上整整齐齐的放着几排雪白的胖饺子,一个...